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哦,香雪兰

2019-10-11 16:01|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云南省 何敏|编辑: admin| 查看: 637| 评论: 0

  香雪兰,我幼时极喜欢种植的一种花。

  很多年,它曾在我宿舍床头柜上绽放。

  这么多年,我几乎忘记了它,它早就退出了我的视线。

  那些可爱的玫瑰,茉莉,牡丹,飘香,玉簪,素馨,七里香等,占领着我的阳台。我忘记了香雪兰是什么时候从我的花列中绝迹的。

  春节,女儿从遥远的南京飞回,初五一家人回老家看婆婆。

  狮山是春节我们喜欢去玩的地方之一。

  由于回家时间紧,吃了早点我们就开车上山了。依着民俗到观音洞和孔庙财神庙上了香,我们就沿着石阶直奔山顶平顶玉湖大密松林,下山的时候,不知不觉已是中午。

  吃了午饭,有些倦了,我和弟妹放慢了脚步,跟在丈夫和小叔他们后面慢慢地走,不经意间,被前面几个游客吸引住了目光,她们在对着一丛丛黄白色的小花在拍照,左拍右拍没完没了,旁边怒放的茶花腊梅都被冷落了。

  我们走近了那一丛丛黄白色的小花。它们在恣意地生长,随意而潇洒,也不梳理枯黄的边叶,也不在意慵懒的姿态,任意地舒展着枝叶,散发着奇香,冬日的暖阳沐浴着它们,一溜空心砖是养育它们的花房,一切都呈现出最好的模样。

  游客渐渐散去,我不禁也拍起照来,无拘无束,像和一个老朋友在随意的交谈。所有关于香雪兰的记忆一下子就记了起来,很想再得到一枝,以便来年能发出一盆。

  记得我刚参加工作的那几年,医院的花工张师傅极擅长培植野罂粟和香雪兰,那是我见过的开得最美的野罂粟和香雪兰。每年冬春季节,医院都有上百盆香雪兰,慈眉善目的张师傅总是会招呼我们医院的年轻人把这些花摆到病人的床头柜上,也会让我们几位姑娘每人带

  回宿舍一盆,奇香扑鼻的香雪兰一直得到来医院的朋友们和病人的赞赏,有很多朋友从我们手中分苗去栽种,几十年了,至今还有人记起我们宿舍美丽的迎春花和香雪兰,香雪兰芳香了我们的宿舍芳香了病房,芳香了寒冷的冬季,芳香了我们的青春。医院的顶层是年轻

  人的宿舍,两边有大大的阳台,有夜班的夜晚,医院的年轻人们常常伴着花香,围棋声,象棋声,吉他声入眠。和我一样离开这里的年轻人,都会找机会回到这里,畅谈过去,因为这里曾是我们的家。也是我十七岁梦开始的地方。

  香雪兰并不贵,是老家武定易得的一种花,如果时间来得及,我知道从朋友那里可以带回它。可我马上就要回去了,我正想着怎么能找到这花的主人,和她要上一苗,带回传种。转身我随口对弟妹说,我们等会儿见到主人要上一丛回去种,这时,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叟站

  到了我面前,微笑着对我说:这花泥土太紧了,现在栽不活,等雨季你再来,我挖一丛给你回去栽。弟妹眨眼笑着冲我使眼色,我反应过来这就是花的主人家了,我有些尴尬地笑着答应他,好啊,老人家,谢谢您,我们雨季再来。老叟微笑看着我们继续拍那些美丽的茶花

  腊梅,他对游客是很欢迎的,眼里充满友好。

  我们微笑着告别老叟,满心欢喜拍了很多喜欢的照片。

  雨季烟雨画卷的狮山,一定也是心中记忆的苍翠欲滴,绽放着很多的奇花异草。待到风柔雨绵时,再来陶醉在狮山的晨钟日出,阵阵松涛,满天星光。

  这个暖冬更加美丽了春节,暖暖的阳光暖暖的风,暖暖的家乡人,留给我暖暖的记忆。

  
上一篇:老街私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