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战争的影子

2019-10-10 09:00| 作者: 绿水青山|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730| 评论: 1

      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我,有幸躲开了那场战争。但那时,毕竟离战乱年代还不远,战争的影子足以让我胆寒!

                                                                                                          一场虚惊
      1970年,我10岁。那年代小孩盛行做打火柴的链子枪。六月的一天中午,骄阳似火,蝉鸣鼓噪。精力旺盛的我睡不着午觉,可劳累半天的爸爸,吃完饭,刚躺下,就呼呼睡着了。我找来几个小伙伴儿,来到胡同外的阴凉处,捣鼓起自己心爱的链子枪。我的一个小伙伴,枪做得特别好,他的枪可以换比较富裕人家孩子的好吃的,甚至小人书。那天,他带来的是一把链子枪前装了子弹筒的枪,据他说如果装上子弹头,可以穿透一公分的木板。大家都怂恿他试一试。不巧,他没带子弹头,装了半下儿药(火柴头),塞紧纸,向天开了一枪,那响声绝对不输二踢脚!
     说时迟那时快。爸爸光着膀子,赤着脚,从家里跑了出来,边跑边喊:“来情况了!来情况了!”
    “来情况了!”在战争年代,在密云一带相当于现代电影里的台词:“鬼子(敌人)进村了!快跑!”
    “爸,我们试枪呐!”听到我的喊声,爸爸才停止奔跑。表情由紧张瞬间转为尴尬。
    事后,我才知道战争年代发生在爸爸身上的故事。
     1944年,爸爸33岁。家里有10几亩地,一儿一女,在战争年代,生活并不富裕,因为处在拉锯区,两边都征粮征歀,但还能维持基本生活。
那年秋天,爸爸借着月色,起早去村南的地里敛花生铺。不巧,被一伙汉奸捉去,楞说他是八路军的探子。按常规,应该押到东北,给日本做劳工。妈妈变卖了所有土地和家产,托人情把爸爸赎了出来。从此,爸爸要为一家人的四张嘴,起早搭晚,劳心费力!爸爸去门头沟拉骆驼往北京城里运煤,一去就就半年,等回来,用姐姐的话说,爸爸除了牙和白眼珠是白的,脸黑黑的,瘦瘦的。可见,罪没少受。
     1946年,爸爸支前,随部队抬担架去了一年多。血流成河的场面,他见多了!他常提起,一个大个子,要去送炸药包,临别时对他说,老张下世再见!说完,扭过头就走了。不久,随着一声巨响,那个坚固的碉堡和大个子,同时从世上消失了!
                                                                                                               兄弟争吵
        1971年,我11岁。那年大年初一,家里来了一位不平凡的客人,我的二表哥贺某兴,他来自鞍山,来看他的二舅,我的爸爸。那时他的亲哥哥,贺某加,是部队的团参谋长,回到农村任大队书记,被请来陪外来的客人吃饭。席间,二表哥对我爸爸自豪地说:“二舅,我后来也是八路军,转业成了工人。”话音未落,大表哥理直气壮地说:“你算什么八路军,就是俘虏兵!我才是真正的八路军!我在密云打日本,打国民党从东北打到海南岛,又跨过鸭绿江打美国鬼子!”二哥恼羞成怒,酒也不喝了,点着自己哥哥的名字问道:“你别美,今天当着二舅的面,必须把我怎么当上俘虏兵这事说清楚!”
        1946年7月,大表哥贺某加,在家养伤。由于有人告密,从密云方向来了一个班国民党兵捉他。见有动静,大哥从庄稼地跑了,找部队去了。二哥被抓到密云,到国民党部队服役,后去了东北。在东北战场,同一个城市,大哥是进攻方四野的一个班长,二哥是守方的国民党士兵。后二哥随部队起义,没有南下,被安排到鞍山的一个工厂工作。
        一母所生的亲兄弟,如此的争吵,现在几人能信?
                                                                                                                  兄妹结怨
        1986年7月,我的儿子满月,家族的人,陆续来喝喜酒。我的堂兄张某明,面带笑容走向我的姐姐打招呼:“大妹子,啥时来的?”大姐好像事先有准备似的,冷冷地说:“你认错人吧!不是当初拿着枪要我小命儿了!”顿时,喜庆的气氛被冲淡了,场面十分尴尬!还是妈妈见过世面,冲着姐姐喊道:都多少年了,该过去就过去吧!又把大哥让到另外的一个屋的酒桌坐下。算化解了这场冲突!
       话说1947年,已经是解放军干部的大哥,回家结婚。喜酒还没开喝,家就被国民党兵围个水泄不通。走不脱,怕家被烧,没了命,就投降了。那年他是个二十多岁大汉,我姐姐,她的堂妹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
      一次回村抢东西,他把家里的木材、粮食、衣服都用大车拉走了!临走用手枪顶着我姐姐的脑门子说:“不许跟我老叔说,你的小命儿就攥在我手里,叫你死,活不了!”
      据说解放密云的战斗,他在西门阻击,打死了不少解放军。解放后,他被追责,上个世纪70年代,才刑满释放!
      前几天(2019.10.5)我们家族聚会,已85岁的老姐姐,提起70多年的往事,依旧愤愤不平,还永远不能原谅我们那个曾经人性泯灭的哥哥!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我辈有幸赶上了国富民强的太平盛世,但要知道和平多么来之不易,战争给人类造成的伤害是无尽的!
    (三个自己亲历的小故事,串联起来,绝对真实,没有提炼,絮絮叨叨,文不通理不顺,望大家多多包涵!)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3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一苇航之 2019-10-10 16:34
没有提炼,绝对真实,读起来更亲切,更有感染力。

查看全部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