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群氓》:一线民警的扫黑除恶斗争

2019-9-18 16:38| 作者: 游灵通|编辑: admin| 查看: 112| 评论: 0

《群氓》 张弛 著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2019年1月出版

2016年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这是一部描写底层人物麇集的复杂社区的斑斓壮貌,弱势群体与民警和媒体正义力量共同战胜黑恶势力的现实主义作品。刻画了苦难而又不乏温暖、暴戾之下掩藏着本真的善良仁义的底层人物代宗义,以及关爱弱势群体、执法刚性理智的社区民警石韬等人物形象,表达了底层群众对人道和关怀的渴求,以及怕被时代抛弃的惶恐和愤怒交织的复杂情感。

 

中国自上世纪开始的改革开放和经济转型给人们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当然创造了更大的发展机遇,我们在礼赞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丰功伟绩的同时,也不应忘记对冲击之下的底层人民给予深切的同情和关怀。新时代我党又吹响了扫黑除恶的嘹亮号角,进一步为人民的生活创造一个风清日朗的环境,让人民安居乐业,共筑伟大中国梦。长篇小说《群氓》正是在这一时代背景下,反映底层社会人民生活,展示公安扫黑除恶斗争,塑造一线民警正面形象的现实主义力作。因此入选了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并被著名作家刘亮程等倾力推荐。

作为全国公安文联首届签约作家,张弛本人就是公安系统内的一名工作人员,他还曾有十年的工厂生活经历,所以对复杂的中国底层社会,尤其是对身处于水深火热的生存困境中和脏、乱、差的生活环境下的底层人民,有着深刻的了解和发自内心的同情,投射到作品中便是评论家所说的平民意识和人道关怀。

小说的标题“群氓”,现代汉语词典上的解释是“古代统治者对百姓的蔑称”。《文选·张协》中说:“群氓反素,时文载郁。”吕向注:“群氓,民也。”可知“氓”指称的是百姓,而非“流氓”的意思。但我觉得“群氓”并不代表所有的百姓,它更多的是指缺乏明确的思想的无意识群众。而这种无意识其实是包含着集体无意识的。一些历史的传统的价值,以及时代的现实的观念,包括人之本性等,正面的也好,负面的也罢,无不如一股股猛烈的洪流般,在“群氓”的思想疆域中奔涌,而“群氓”丝毫意识不到,遑论反思乃至驾驭了,只能被洪流裹挟着,颠沛流离着,动荡不安着。他们忧虑、无奈甚至愤怒,但却无法摆脱自身的命运。这些正好便于作家对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变迁,进行密切关注,并及时反映。长篇小说《群氓》的现实背景是朝红这一复杂社区黑恶势力横行的混乱治安,市场经济转型冲击之下人的欲望膨胀。底层人物在此困境下的挣扎本能,部分人中难以压制的恶之本性与公安民警代表的人间正义和社会秩序的强大力量,还有人物思想观念里的善与义,这些无意识汇聚成巨大的洪流,冲撞着,搏击着,翻滚出一排排叙事的惊涛骇浪,跌宕起伏,涡流汹涌,蔚为壮观,扣人心弦又令人唏嘘。迎头奋进的途中,困难和险阻总是会存在的,但是国家发展、社会进步、人民奋斗的力量不可抵挡,伟大中国梦的实现不可抵挡。一线民警在其中彰显的正义感和人道关怀,更是温暖着人们渴求关爱、怕被抛弃的惶恐心灵。

长篇小说《群氓》在人物描写上也进行了一定的拓展、探索和挖掘,成功塑造了社区一线民警石韬这一典型的人物形象。在小说中,他是刚正和理智的执法者,同时怀揣着深切关爱底层群众的一颗柔软的心。他用艰苦细致而又冷静客观的工作,以尊重的方式,使底层群众的诉求得到合理的表达。他深入群众生活,紧密配合公安,让扫黑除恶斗争得以在朝红这一异常复杂和混乱的底层社区,顺利开展,最终取得成功。这样正面的民警形象让我们对党和国家充满信心、对中国梦的实现充满期待,让我们坚信人民的生活必将越来越安定美好,国家也必将愈发强大繁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