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鬼(续)

2019-9-9 19:25| 作者: 杨党生|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610| 评论: 1

这说明,案犯只熟悉我们村567社和贵州山窝村67社的情况,而且,对我们村567社的情况比对贵州山窝67社的情况更熟悉。

周学思又对刘为民说:“这个村每次耕牛被盗,我们都派了人到附近的耕牛市场去蹲守,但是,我们一次也没有发现谁在那儿贩卖我们村被盗的耕牛,说明盗耕牛的人有固定的和秘密的销赃渠道。”

离开5队前,刘为民叮嘱周才宇和周学思:“今天我们议论的事希望二位老领导保密,对谁都不要说,对老婆都不要说。”

深夜,天空铅云翻滚,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在太公村7社的一幢小楼里,周才学和他妻子王德娟睡在二楼一间屋里的席梦思床上。暴雨到来之前空气特别闷热,王德娟是个胖子,特别怕热,所以,他们睡觉没有关门。

房顶上传来了一阵猫叫声。周才学醒了,他看了看窗外,对王德娟说,“把门关了吧,开着门睡不安全。”王德娟嘟哝着说:“哪儿不安全嘛,楼下入户的铁门是关着的,楼下还套着我们的狗呢。”周才学压低了声音对她说:“我们席子下放着10万块钱呢,万一有熟人趁我们睡熟了翻墙进来偸我们,我们半年的辛苦就打水漂了,我们的狗看见熟人是不得叫的哟。”

原来,今天下午,两个猪贩子到周才学家购买了100头肥猪,付给了他10万块钱,他还没来得及上街去把这钱存入银行。

听到周才学说怕熟人翻墙进屋偷钱,王德娟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说:“你去关嘛。”周才学下了床来到门边,他扶着房间的木门正要关闭,突然感到头上挨了重重的一击,他眼前一黑,叫都没有叫一声就咚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咚的一声响把王德娟惊得猛地睁开了眼睛,她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3个用黑丝袜蒙着头面,还戴着黑手套的人已经扑到了她的床前,把她的头和手死死地按住了。

“把钱拿出来!”一个凶狠的声音说。这声音听起来像公鸭发出的声音,很明显,这人说话时口中含了东西。

“我没得钱。”王德娟颤抖着回答。

一把尖刀抵在了王德娟的颈子上:“今天下午才卖了猪,还说没得钱,你想死呀!”

王德娟感到自己的颈子在流血,但是,王德娟从来就是一个把钱看得比命重要的人,有一次,她赶场回家途径大岚垭,两个小伙子拿着刀向她要钱,她坚决不给,并且用手中的雨伞与那两个小伙子对打,为此,她的手臂还挨了一刀,幸好又来了几个过路的人,那两个小伙子才跑了。其实,那次她身上才100多块钱。今晚,这席子下压着的可是10万块钱哪!是他们两口子半年的辛劳和心血,她怎么可能就这样给了人。她不顾颈子的剧痛,仍然咬着牙关说:“真的没得钱,猪贩子还没给钱。”她说了这句话以后就听见一个公鸭嗓子说:“把她的裤子脱了,我们轮流搞她,看她好久说。”那三个人就撕扯起王德娟的内裤来。王德娟马上哀求:“我说,我说,求你们放开,放开手!”一个公鸭嗓子厉声问:“在哪里!”同时一把扯下了王德娟的内裤,王德娟慌忙说:“就在席子下。”这3人中的一个人翻开席子,看见了厚厚的一叠钱,他把这钱放进自己的裤兜,对另两个人说了声:“走。”这3人就丢开王德娟向门外走,王德娟立刻跳了起来,一边高喊着“逮强盗啊!”一边向走在最后那个人扑去,这个人迅速转身,听见扑哧一声,一把杀猪刀捅进了王德娟的肚子。他快速收回刀来,像只猴子一样敏捷地抓住二楼的栏杆翻了下去,为了看得清楼下的地面,他在翻下楼之前把罩在头上的丝袜捞了起来,露出了脸。

这时天空咔嚓一声,一个惊雷炸起,大雨立刻如天河倒悬,把整个太公山淹没在一片哗哗声中

雷雨过后的空气格外清新,路边的花草也绽绿吐翠。刘为民坐在桑塔纳轿车上向蜀南县走,他的心情却没有天气那么好。今天,他在市公安局召开的表彰会上被评为了优秀分县局长,市局王局长在会上表扬他:“刘为民同志到蜀南县工作才一年,蜀南县的刑事、案件发生率就降到了全市最低水平,命案百分之百破获,同时还破获了一大批历史积案。”王局长的话让他的脸红了:“19668月抢劫红卫兵抄家物品案不破获,姜公山系列盗劫耕牛案不破获,我哪有资格称优秀分县局长!”回蜀南县的路上,他一直自言自语地念叨着这句话。秘书小郭安慰他:“局长,何必这么自责,我们局破积案率比别的局高得多,你当得起优秀公安分县局长这个称号。”刘为民不高兴地瞟了他一眼,严肃地说:“人人都找理由来自我安慰,我们完全可以不上班了,每天到公园练太极拳去。”下午3时,他的车开进了蜀南县分局。

他刚下车,强得划就把他拦住了:“局长,大案,姜公山发生了一件大案。”强得划很着急地对刘为民说。

刘为民立刻注视着强得划:“什么案件?”

强得划回答:“抢劫杀人案,今日凌晨,姜公山太公村7社一个叫周才学的农民在家里被人打昏,他老婆王德娟被人杀成重伤,家中昨天下午卖了猪的10万元现金被人抢走,我们出现场时发现他家的狗也被人用毒鼠强毒死。”

刘为民站在这个局的坝子中低着头自言自语地念叨起来:“昨天下午才卖了猪的10万块钱。昨天下午才卖了猪的10万块钱。”忽然,他抬起头来对强得划说:“案犯一定是周才学家附近的人。”然后他拍着强得划的肩头说:“走,去我的办公室说。”

进了刘为民的办公室,刘为民坐下来就问强得划:“有嫌疑人没有?”强得划说:“有一个嫌疑人,这个嫌疑人叫周才全。我们已经把他传唤到了局里,但是,他否认他抢劫了周才学。”

刘为民想:“周才全不是周才伟的弟弟吗?”他就问强得划:“把周才全作为嫌疑人的依据是什么?”强得划回答:“是根据一个叫党全友的人说的情况。党全友的家就在周才学家旁边。两家相距约10公尺。这个人一直就患有肾功能不全症,今日凌晨1时许,他起床小解,听到周才学的妻子在喊逮强盗,他急忙拿起电筒从他家窗口向周才学家照射,刚好看见一个人从周才学家的二楼翻下去,党全友说,这个人很像周才全。”“很像?”刘为民问强得划:“他有几成把握?”强得划回答:“他说他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我们现在做了些什么工作?”刘为民问。强得划回答:“找到了那把杀人的刀,就在周才学家旁边的水田里。我们在刀上提取到了血迹,是王德娟的。但是,刀上没有指纹。我们还带了警犬去追踪,但是,由于昨晚雨很大,嗅源都给雨水冲掉了。”

刘为民继续问:“党全友目前在哪里?”强得划回答说:“在姜公山派出所里。我们准备对他作一次辨认试验。”

刘为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这个案子今晚就能破!而且,1966年姜公山大岚垭抢劫红卫兵抄家物品案也能破!”

强得划吃惊地看着刘为民:“局长,你这么有把握?”

刘为民笑着哼了一声,对他说:“你今晚跟着我去捉鬼好了,把那个党全友留晚点,留到晚上9点才让他走,耽误了他的时间我们给他补偿。”

当夜晚上,天空格外晴朗,月亮在天上吐着清辉,姜公山上,连常年多雾的大岚垭也洒满了银白色的月光。

党全友披着月光来到了大岚垭,他的心情特别好,虽然为了协助公安局破案,他在派出所耽误了一天加小半夜时间,但是,公安局给他的补偿超过了他3天的劳动报酬。办案民警还对他说,要是这个案件能破获,要给他重奖。他想:“公安局可是出手很大方的单位,他们说要重奖我,少于一万块钱怎么叫重奖?”想到这儿,他唱起了“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焰温暖了我……”就在这时,他身边的山林中传来几声“咩咩咩”的叫声,他觉得奇怪,这片林子里还有羊呀?就钻进山林向前面看去,看见距他约40米的地方趴着一个白色的东西,“野羊!”他高兴起来:“抓回去炖汤可以换一下口味了,每天吃腊肉都吃厌了。”想到这儿,他在地上捡了块石头蹑手蹑脚地向那白东西走去,走了大约20步,他感觉自己的头撞着了一个东西,定睛一看,这东西是人的两只脚,他亮起电筒顺着这两只脚向上看,看见一个穿着白袍的人被一根绳子系着颈子吊在树上,忽然,他惊叫了一声:“周才平!”撒腿就向林子外面跑,边跑边喊:“有鬼呀!有鬼呀!”这时,这片林子里到处亮起了手电筒,无数警察从四面向那吊颈鬼冲去。他也被两个人拦住了。定睛一看,拦着他的人是周才宇和周学思。此时他还处于极度惊恐中,他一边用手去挡周才宇和周学思,一边哆嗦着说:“不、不要过来,饶,绕命。”周才宇笑了起来,他一把抓住党全友的手对他喊道:“你吓傻了呀!怕啥,公安正在捉鬼,你配合得很好,值得重奖!”

吊在树上的周才平见大群拿着电筒的人向他冲来,顿时吓得大小便失禁,他跳下树就向林子深处跑,跑了两步,见林子深处向他冲来的人更多,就又转过身向回跑,才跑了一步就踩着了自己裤管里掉出来的屎,马上就滑倒在地,被几个几个警察扑了上去把他铐了起来。

在另一边,穿着白衣的周才伟手里拿着杀猪刀,以挡我者死的气势向林子深处冲。他冲了几步就被一个中等个子警察挡住了去路,定睛一看,这个警察正是刘为民。他立刻明白了,今晚这场埋伏是刘为民设的计,他气得歇斯底里地大叫一声:“老子跟你拼了!”挥刀直向刘为民的胸口捅来,刘为民一挥左臂,一掌砍在他拿刀的手腕上,听到刷地一声,他手中的杀猪刀飞落到树丛中,与此同时,刘为民的右拳已经闪电般地打在了他的下巴上,这是刘为民16年前就想打的一拳、这是他为那两个大个子红卫兵打的一拳、这是他为周才学夫妻打的一拳、这是他为历年来被周才伟坑害的乡亲们打的一拳,这一拳是那么的有力,听到“嘭”的一声,周才伟的身子猛地向后一仰。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几个警察冲上去把他铐了起来。

抓住了周才伟和周才平以后,民警们立刻对周才伟,周才平,周才全的家开展了搜查,令民警们着急的是,搜查进行了一个小时了,除了从周才全家中搜出了一件白袍,一个用红布做成的长舌头和一副假长发外,民警们没有从这三人家中搜出周才学夫妻被抢的物品。强得划焦急起来,他对刘为民说:“局长,看来这几个人很狡猾,不知把抢来的东西藏到哪儿了,干脆,我们分成两队,一队继续在这儿搜,一队把周才伟和周才平带到姜公山派出所去突审,叫他们自己交代。”这句话让刘为民想起了一件事,当年他曾看见过周才伟家的猪粪池旁边放着一个长把网兜,他把网兜放在粪池旁干啥呢?想到这儿,他顺手在周才伟家拿了个长把网兜,叫了声:“跟我来。”带着几个人来到周才伟家屋后的猪粪池边,他把长把网兜递给一个民警,指着粪池说:“给我撈。”这个粪池宽不过两米。深不过60公分,那个民警才捞了两下就叫了起来:“有东西。”随着这一声叫,他用网兜捞起来一个塑料袋,几个民警打开塑料袋一看,里面装着10万元现金。这显然是周才学夫妻被抢的钱,粪池边的民警都欢呼起来。强得划也很振奋,他对那个民警说:“再捞。”那个民警拿着网兜又捞了两下,又捞起来一个塑料袋,民警们打开这个塑料袋,看见袋子里装着一个砚台,强得划亮起电筒看了一下,见这个砚台的底部刻着“万历二十八年”几个字。他喜出望外,激动地对着刘为民叫了起来:“这就是1966年红卫兵的抄家物品呀!”刘为民也很激动,但是他善于控制感情,面对强得划的激动样,他只矜持地笑了笑说:“我就知道,1966年抢劫红卫兵抄家物品案也能一起破。”

得知局长和队长从周才伟家的粪池里搜出了重要物证,搜查周才平和周才全家的民警们也都用网兜捞起这两家的粪池来,很快就从周才平家的粪池里捞出了3双刻着仙鹤图案的银筷子,从周才全家的粪池里捞出了5双刻着仙鹤图案的银筷子。更让刘为民心跳的是,民警们还从周才全家的粪池里捞出了一个笔记本,这个笔记本上记载着两个牛贩子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他马上对强得划下令:“派几个人去找这两个牛贩子,务必在明天上午找到他们,把他们与周才全的关系查清楚。”

抓获了危害一方多年的犯罪团伙,刘为民的精神异常亢奋,虽然一整夜没有合眼,到了第二天上午,他还没有一点睡意。回到局里,他立即主持了对周才伟团伙的审讯工作。不知是被刘为民那一拳头打服了还是慑于证据确凿,昨晚还很凶恶的周才伟这时完全软了下来,刘为民刚刚在他的对面坐下,他就竹筒倒豆子似的交代起自己的罪行来,包括策划并带领周才平、周才全入室抢劫周才学夫妻案,策划并带领周才全、周才平抢劫红卫兵抄家物品案,与周才平、周才全一起干的系列盗窃耕牛案,策划并带领周才全、周才平抢劫贵州山窝村一家商店的案件,弄得记录员跟不上他的节奏,直叫他说慢点,一件事一件事地说清楚。当审讯员问他抢的钱为啥要由他一人保管,他回答说还没有来得及分,因为他们逃离周才学家的时候党全友在射电筒,并且也在喊抓贼。审讯员问他抢劫红卫兵的时候为啥要装鬼,他回答:“红卫兵人多,我们人少,我们怕打不过他们,只好装鬼来先搞乱他们的神经,再搞他们的黄金。”还说他们抢红卫兵那天使用的是缠了白布的木棒。审讯员问他装神弄鬼的白袍和假发是从哪儿弄来的,他回答是他父亲留下来的,他父亲年轻时唱过川剧。问他从红卫兵那儿抢来的黄金和玉镯去了哪儿,他回答说早卖了。又说银筷子和端砚没有卖的原因是没有人识货,所有的买主都说这银筷子是不锈钢,还说他们不写毛笔字,买墨盘去没有用。

审讯进行到这里,刘为民觉得对周才伟已经没啥好问的了。这时候的他,就像一个打胜了一场大仗的将军,高度绷紧的神经松弛了下来,他感到疲倦了,便吩咐审讯人员安排周才伟休息一下,他自己也扭转了身子向审讯室外走。就在这时,周才伟叫住他说:“刘局长,我还有一件案子要说。”刘为民大喜:“他还有我们没有掌握的犯罪呀!”他马上转过身来表扬周才伟:“很好,你的态度很端正,这是你的从轻情节。”然后问周才伟:“是什么案子?”周才伟回答:“19769月的那天晚上,我与周才平、周才全确实是要偸保管室里的公粮的,没料到被你发现了,不仅没偷成,周才平还被抓到公社去关起了。为了救出周才平,我邀约了周才全装鬼,目的是让人们误认为你有精神病,有幻视症。结果这一招很灵,周才平第二天就放回来了。”说到这儿,他歉疚地看着刘为民说:“是我害得你没娶成周才芬,对不起,我真诚地向你道歉。”刘为民哈哈大笑起来。

周才全和周才平比周才伟顽固一些,他们到这天下午才开口交代问题。但交代得也很彻底。周才全除了把他和周才伟一起干的那些事交代完了外,还交代出了19748月,他与周才平一起在大岚垭装鬼,轮奸周才明的新婚妻子的事。经审讯周才平,周才全交代的这个事得到了证实。由于周才明夫妻当时没有报案,公安局没有提取刑事物证,他们犯的这桩罪不具备起诉的条件。但是,刘为民还是指示办案人员把周才全的交代记录在案,作为周才全的自首情节交给检察院和法院,作为起诉和量刑时的参考。

10天后,太公村数百村民敲锣打鼓地来到了蜀南县公安局,在锣鼓声中,村民代表周学思把一面锦旗献到刘为民的手中,当刘为民把这面锦旗递到秘书小郭手上时,小郭问刘为民:“局长,这下优秀分县局长的称号当之无愧了吧?”刘为民严肃地对小郭说:“我们县这个月的侵财案件发生率呈上升势头,而且,这些案件多发生在山区,你觉得我是优秀公安分县局长吗?”小郭轻松地笑着说:“山区的侵财案嘛,影响不大。”小郭这句话让刘为民很生气,他知道,这个小郭是郭副市长的儿子,一直生活在大城市,他到蜀南县工作不过是来镀下金,就铁青着脸对他说:“我看你应该去山区体验一下了。”然后他转过身大声向太公村的村民宣布:“我局将派我身边这位小郭到姜公山当派出所副所长,专门负责治安防范工作,大家欢迎!”

在一片掌声中,小郭目瞪口呆地看着刘为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一苇航之 2019-10-2 08:56
我最喜欢看你的小说。有故事。

查看全部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