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黑陶起源的脑筋急转弯

2019-8-18 14:07| 作者: 一苇航之|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910| 评论: 0

黑陶文化起源的脑筋急转弯

 

 

·1·是谁在四千五、六百年前制作出了精美绝伦的“蛋壳陶”,这一辉煌文化的源头在那里?

在我们看来,这似乎是一个不成问题的问题。吴金鼎先生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发现了龙山文化,如同石破天惊。当年他的老师、著名考古学家李济先生就曾不无预感的说道:希望由此渐渐上溯中国文化的原始“中国黎明期的历史就可解决一大半了。”由那时迄今,时间已经过了近一个世纪,关于龙山文化的考古发掘成果在黄河中下游的广大地区可谓是遍地开花,捷报频传;关于龙山文化的研究亦是车载斗量,数不胜数。虽然李济先生预言的中国黎明期历史,也就是中国远古时期的历史问题仍未完全解决,许多问题不甚明了。但有一条是非常清晰可辨的,这就是龙山文化的源流演变:古代东夷先民们从几十万年前的沂源人开始,就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繁衍生息,历经后李文化、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一直到四千五、六百年前的龙山文化,终于创造出了灿烂的黑陶文化。黑陶文化经过区域内的民族融合,渐渐成为华夏文化的底色。黑陶文化的起源、演变在年代、层序上非常清晰,而且也和上古传说资料十分吻合。因此,结论似乎是无可置疑的。作为山东人——东夷先民的后人,常常为此而感到自豪。

但是,恰恰是这个令人不可质疑的定论,有人提出了挑战性的质疑:精美绝伦的黑陶,作为典型龙山文化的代表器物,不仅在中国有发现,世界其他地方如印度等地也有所发现,它的源头有可能在欧洲的意大利半岛……看到这个答案,如同遇到了赵本山小品里的脑筋急转弯,一时半晌地让我们回不过神来。

一时回不过神来不要紧,面对着有可能的“忽悠”,让我们好好想想……

·2·在古代世界各民族文明起源问题上,素来就有两派不同的观点和主张:一元论和多元论。一元论主要依靠的是所谓传播学理论。他们认为,文明的发明和创造是十分困难的,特别是在物质条件非常简陋的远古时期。而人群集团间的文化学习和借鉴则是相对容易和非常自然的事情。所以世界上许多文化发明和创造成果都是由一地发明和创造后,相互传播的结果。按照一元论传播学理论的解释,人类文明的发生和发展是从一个中心向四周不断传播的过程。世界各民族文明都与这一“中心文明”存在着亲缘关系。与此相反,多元论则认为,原始的创造在人类历史上有重大作用,由于人性的一致性原则,我们应当记住原始创造的火花可以迸发出任何生命的火焰。人类生理和心理的一致性,不同民族、不同地区的人们发展到一定的社会阶段,需要某些生产生活技术的时候,这些技术成果就会在两个或两个以上毫不相干的地方一次又一次地被发明出来。各民族古代文明的某些相似性,只能证明人类在适应自然、改造自然这一点上具有共同的思维思想和行为能力,而不能说明他们是彼此影响的结果。

随着地理大发现和工业革命的到来,各民族、各国家之间的交往空前增加,致使地球变得越来越小,在向世界现代化飞速前进的竞赛中,欧洲人成功的领先一步。于是,他们的目光和足迹遍及世界各地。文明起源问题上的“一元论”也随之兴盛起来。当人们在远隔千里的不同国度的历史上发现一些相同或相似的事物时,产生“一元论”的思想,并进而试图探明这一共同的源头何在,本来是相当自然的事情。但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西方殖民主义势力向世界各地的扩张,世界文明的“一元论”变成了“西源论”,即认为亚非拉各洲等非西方国家的文明都是受到西方早期文明“启示”和影响的结果。这显然是殖民主义者为其扩张侵略的赤裸裸的辩护。特别是,这种“一元论”很容易招致“西方”以外的民族的反感情绪。在竞争中失利或失败的人往往是分外敏感的。特别是当双方或几方都掺入了民族沙文主义情绪后,原本是正常的学术争论很快便滑入歧途。

·3·曾几何时,“中国文化西来说”在欧美大为盛行,在中国本土则是几起几落,时起时伏,若隐若现。最早提出来的是西学东渐时期的来华传教士。不过,在皇权的威压下,很快便销声匿迹。清朝末年,法国学者根据自身研究,再度提出“中国文化西来说”。当时中国的一些学者如章太炎、陶成章、宋教仁等,出于反满革命之需要,对这一学说大为赞赏,甚至连当时的《中华民国国歌》也受其影响,就明确写有“华胄来自昆仑 ”清末民初的小学教科书均持西来说。“五四”运动后,此说渐渐失去支持。真正在中国学术界引起极大影响,并获中外共同支持的“中国文化西来说”,则源于1921年瑞典学者安特生在河南渑池仰韶的考古发现,安特生在仰韶村发掘出许多彩陶,,他在比较了当地彩陶和中亚阿什哈巴德发现的安诺文化彩陶、乌克兰特里波利文化彩陶以及甘肃一带发现的彩陶后,提出,从中亚开始,彩陶的成品年代逐渐接近当代,说明中国陶器制作技术是从中亚传入的,因此,中国文化亦有可能是从中亚传入的,其后几年,安特生在陕、甘、豫西等地陆续发现了一大批彩陶,被看作是中国文化由西传播来的物证。这种彩陶发现愈多,就愈加证明中国文化西来说是正确的。中国文化西来说几乎成为定论,许多学者“翁然赞同,初无异词”

由于安特生的“中国文化西来说”是建立者考古学基础之上,所以一经提出,,便在中国史学界引起极大振动。一些学者从感情上无法接受,但同时感到要推翻安特生的观点,最终解决中国文化起源这样重大问题,在材料上还有许多实际困难。他们认为,中国古代历史的形成是一个极为复杂的问题,中国史前文化是由多方面因素构成的。并由此推断,中国东部沿海应存在不同于西部的固有文化。于是,他们把目光转向了具有极深文化底蕴的东岳泰山脚下的齐鲁大地。

·4·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吴金鼎在山东章丘的城子崖发现了龙山文化,发现了精美绝伦的“蛋壳陶”。这才有了李济先生那句“中国黎明期历史可解决一大半”的著名预言。1928年,专家们在调查了山东临淄的齐国古城和历城平陵城后,龙山文化的发掘给人以求仁得仁之惊喜。那些薄如蛋壳的黑陶片,令人叹为观止。它向人们昭示,黑陶文化同原先发现的彩陶文化迥然有异,现任属于另有文化体系,由此动摇了“中国文化西来说”,促使中国文化来源问题的大讨论发生重要转折。建国以后的59年,考古工作者在山东泰安以南发现了新石器人类文明遗址——大汶口文化,为龙山文化找的了初始的源头。同时,黄河中下游地区的历史文化发掘也层出不穷,先后发现了1000多处遗址,纵观整个龙山文化研究,其结论清晰而又明确,黑陶文化是源于东夷本土的民族文化。在龙山文化研究取得重大突破的同时,考古工作者对仰韶彩陶文化的研究也有重大突破:彩陶文化亦是起源于中原本土,又向西扩展,直至甘肃、新疆,与安特生所说的线路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向。安特生本人在后来也对自己的观点进行了重要修正。至此,“中国文化西来说”在国外虽尚有一定市场,但大致上已偃旗息鼓。而在国内,丰硕的考古成果,再加上严酷的政治环境,动辄“上纲上线”,“西来说”不但没有了市场,而且还被批的体无完肤,从此再也无人提及。作为一般百姓,接受的自然都是众口一词式的定论,甚至根本不知道还有“中国文化西来”的说项。

·5·让我们再把视线转回到那个关于黑陶文化起源问题的脑筋急转弯上来。

黑陶文化来源于欧洲意大利半岛的基本观点是:原先我们一直认为黑陶是独立起源于中国的东部,然后向西扩散发展,影响到了黄河流域中部。但据说现在的考古结果却不是这个样子,在印度、以色列的一些地区也先后发现了黑陶,以色列黑陶的年代据说要比中国龙山文化的黑陶要早些。在意大利半岛发现的黑陶,其造型、纹饰及烧制火候几乎与龙山文化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由此可以初步断定,闪米特人的一支,有可能是腓尼基人——一个非常善于航海与贸易的民族,他们从欧洲启程,越过乌拉尔山脉,到达西伯利亚,乘船穿越日本海、东海,到达今山东地区,与这里的土著居民结合,通过交流,创造了举世闻名的龙山黑陶文化。不惟如此,就连东夷居民也是这支腓尼基人与当地土著居民通婚结合的产物。山东人之所以比中原人、南方人身材高,素以“山东大汉”著称,就是因为有欧洲人血统。

“中国文化西来说”的惯常说辞不同的是,中国人,不仅文化是西来的,连人种也是西来的。当然,关于中国人是从那儿来的,这也是一个争论已久的问题,种种迹象表明,人类的始祖源于非洲。然后他们又四处迁徙。1933年发掘的北京周口店山顶洞人遗址中,发现了三个头骨,经dna检测,竟包含了好几个种族:蒙古人种、美拉尼西亚人种和爱斯基摩人种。与“中国文化西来说”相比,人种西来说显然是一种釜底抽薪之论。

尽管是釜底抽薪之论。但也应承认,他们的想象力极为丰富,文笔优美活泼,与我们惯常的那些论著相比,可读性强,有很大的吸引力。

 黑陶文化源于意大利半岛之说一出现,其境遇我们完全可以想象的出来——引来一阵阵声讨的浪潮,一些专家学者斥之为无稽之谈。而网民则没这么客气,纷纷祭起“爱国主义”大旗,直言此说是“崇洋媚外”、“数典忘祖”,甚至不乏人身攻击和谩骂。当然,一些学者,甚至是著名学者则给予相当的宽容和最低限度的支持,认为这些观点要得到传统史学家的支持尚需一百年,虽然证据不足,但作为一种推测性的假说,既不要轻易相信,也不要轻易否认,重要的是,应该视其为正常的学术讨论,允许其存在,不要动辄扣帽子,上升到政治的高度。学术争鸣是好事。毕竟,还有太多的人类之谜尚未解开,参与的人愈多,争辩愈激烈,我们就离真理的地平线愈近。

·6·我们生活在一个十分幸运的年代,前所未有的社会开放,不断地开阔着我们的视野。但同时,我们也有很多遗憾,几百年前的问号仍在每个人的心里: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些不仅属于生物学,而且也属于历史学和地理学。利用“一元论”进行侵略扩张的年代已经过去,西方人的傲慢、偏见也会渐渐减少。平等的学术交流也日趋正常。因此,当我们面对一些“脑筋急转弯”的时候,多一些宽容,少一些政治上的岐见,是我们应有的“雅量”。至于黑陶文化起源问题的“脑筋急转弯”,我们的意见是,与其当看客,不如“掺和”进来,说不定,我们有一天也鼓捣出来个“脑筋急转弯”,给生活添个乐子

尊意如何?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上一篇:空中的徽记下一篇:冰清玉洁一冰心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