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背手

2019-8-15 10:46| 作者: 范永海| 审核: 罗爱田|查看: 811| 评论: 3

发表在《小小说大世界》2019年第5期和《浙江小小说》2019年第3期

到军营不满七天,新兵汪大军就被班长警告过三次:军人不允许背手,这有悖于部队的条令条例,你这习惯以后要改!是,班长,一定改!他迎合着,每次都立正站直,像一棵松树。军姿不错,是块兵料子,去吧!第三次时,班长咂着嘴夸奖他,同时拍他肩膀一下。

规定不许背手,难道他们心里不想吗?汪大军心里很疑惑,边走边想,很自然就想起了以前的事。读高三时的班主任张老师,喜欢在学生和别的老师面前背手,手上拿着教课书和大三角尺时也不例外,高兴时还哼着小曲,右手跟着曲调上下一抖一抖的。大家背后议论纷纷,有的说因为他是名校的本科生,有的说那是他送出了不少大学生。还有自己入伍前工作过的村委会,宋村长也喜欢背手,他经常背着手说小李你去低保户老张家去一趟,小王你去乡政府去申办一下救济款,不过,只要乡长一来检查工作,他就不背手了——乡长一下车就背起了手,而且听乡长讲话时,他把双手交叉放在前面,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早晚有一天我也要把手背起来!他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就是这么想的。

在新兵连时间长了,汪大军终于知道部队条令条例严禁官兵有“三手”(袖手、背手、插手)和“三长”(头发长、胡须长、指甲长)问题。他认真观察,那些军官、班长和老兵们对新兵都很严格,自己也做得普遍很好。平时一言一行都被班长管着。走路时,两人成列如戴手铐,三人成路如同一人。每天早饭前要检查军容风纪,还要唱军歌。起床、洗脸、吃饭、排队上操场……两眼一睁,忙到熄灯。这些都让他心里一阵暗暗叫苦:我何时才能把手背起来……

汪大军经过仔细观察,他发现班长偶尔也有背手问题,尽管时间很短。比如班长向别人讲述他自己的光辉历程或获得某某荣誉时,会不自觉地把手背起来,一脸的骄傲。不过,班长很快会把手放下来,然后环视四周一下。按惯例,每个星期天晚上,各班都要召开班务会,每个战士要汇报工作、训练和思想情况,有时还要向别人和班长提意见或建议。有次,他打腹稿好几次,想大胆向班长指出背手问题,但终于没说出口。会后同班长单独相处时,他红着脸,小心翼翼地向班长提出意见。班长听了一脸的异议和惊诧:我有吗?……如有,也是无意识的。事后,班长向别的班长说汪大军这个新兵比较“刺头”。

因表现突出,新兵连结束时,汪大军被评为“优秀新兵”。回到宿舍,他心里香甜得还像刚刚喝了蜜。一看宿舍没人,他学着班长介绍获得荣誉时陶醉的样子,背着手踱起了方步,甚至眯着眼哼起了家乡小调,荣誉证书随着歌调在背后的手中一晃一晃。

他背手了,快报告班长!几个新兵在门口叫嚷着。汪大军一激灵,放下了手。他回过头,看到班长恰好正在门外拿眼剜他。

新兵下连时,汪大军被分到了班长所在的海防三连当重机枪手,生活照旧紧张得像正在旋转的陀螺,班长和排长拿着小鞭子不停地在旁边抽着。生活越紧张,他就越想去背手,可那怕心里想得发痒,也不敢去背,他知道自己是新兵,更害怕班长发现拿眼睛再剜他。不过,他仍然悄悄观察别人是否在背手。就在这年冬天,他的排长以副顶正当了连长,当了五年兵的班长被破格提升为排长。冬装刚发不久,一天中午,午休时间,他发现排长穿上崭新的马裤呢冬常服,背着手,在楼道内迈着方步来回走着,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他笑眯眯的脸上。那一刻,汪大军觉得排长神气极了,同时他发誓以后一定要穿上马裤呢,像排长那样背着手。刚上任的连长意气风发,工作干得井井有条。可是不久,汪大军发现连长在训练场示范教学后,很自然地背起了手,得意地看着战士们龙腾虎跃。还有,在菜地搞生产时,连长有时也喜欢把手背在后面,一脸得意地看着干得正欢的战士们,看着那些长得正欢的萝卜、白菜和大蒜。

因工作和训练都突出,当第二年兵的三月份,汪大军当上了副班长。摸着肩上的下士军衔,再看看同年兵都挂着上等兵军衔,他心里暖洋洋的,不觉间眯着眼又背上了手,直到被班长叫停才回过神来。

又九年后,汪大军当上了连长,当年年底捧回“先进连队”奖状。回到连队,他看着熟悉的营区,满面春风地背起了手,在连队的篮球场上迈起了方步。走两圈后,他深吸一口气,放下手,齐步向前走去。就在他放下手的一刹那,他无意间回头看了看,发现一个班长在大楼的拐角处,正学着他的样子在背着手迈方步。

作者简历:范永海,19743月出生,中共党员,本科学历,河南南阳市人,笔名三水或中原盆地,系中国散文网创作员(20162019年)、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浙江省舟山市作协会员。曾投身军旅近19年,少校正营职军官转业,目前任镇党委委员、人民武装部部长。1996年开始文学创作和通讯写作,先后在《政工导刊》《中国国防报》《火花》《西部论坛》《青年学者文萃》《研究与实践》《散文百家》《诗中国杂志》《浙江小小说》《舟山日(晚)报》和《望潮》等军内外报刊杂志发表通讯、散文、随笔、诗歌、小小说、论文、杂文共180余篇,新闻、消息120余篇,其中多篇文章曾获奖。还在《小说月刊》龙源网和《中国散文网》发表小说和散文若干篇,出版散文合集(和别人一起)《朋友,我只有萤火之光送你》。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4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上一篇:梦中慈母泪下一篇:如何走出怪圈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杨党生 2019-9-11 23:54
独具一格的军旅小说
引用 陈华杰 2019-8-25 11:16
我个人认为这篇作散文比作小说更好。
引用 北岸大吕 2019-8-16 12:48
文章取材新颖,文笔细腻。欣赏、学习!

查看全部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