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法显——西天取经的伟大先行者!

2019-7-26 23:24| 作者: 香港水云天| 查看: 430| 评论: 1

笔者小时候,也和很多很多人一样,因为受到<西游记>的渲染所影响,而一直以为唐三藏是历史上唯一西行取经的伟大僧人。
直到近年,才知道不是这样。
事实上,中土僧人到西天(古印度)求法并非始于唐代,更绝非只有玄奘一人。西行求法的风气其实维持了数个世纪之长,远至东晋时期,已经开始有中土僧人或为求法或为朝圣而西去古印度,历经隋唐以至宋代,西行的僧众基本上不绝于途,达到以百计甚或以千计。所以若谓玄奘西行求法的初心伟大,其余千人其实同样伟大。试想想,千载以前的西域,路途上有多么的艰难险阻,那危险实在是今天的我们无法想象的,没有视死如归的决心,是不可能上路的。
然而,青史上有留名的求法幸运儿,却就那么寥寥几个:三国时期的朱士行、东晋时期的法显、唐代的玄奘和义净。而拜<西游记>的影响,更令到玄奘家喻户晓,古代僧人西行求法的光环,便差不多只罩射在他一人身上。而其余的千人,默默归于尘土,他们的辛酸,的遗恨,便没有多少人提及了。叫人感概!
史籍有记载的首位西行取经而又取得卓越成就的汉地僧人,是比玄奘早生两百多年的东晋法显,这位求法史上的前辈,说起来其伟大绝对不亚于他的后辈玄奘。
当法显投身于荒漠、高原、冰川、波涛等危险的时候,已是六十多岁的龙钟老人,和他同齡的普通老人都已經在家含飴弄孫了。而玄奘翻越帕米尔高原的时候,年仅30岁,正值风华正茂年轻力壮之时。法显比他早行两百多年,这意味在路上遇到的艰难险阻,比玄奘遇到的不知道还要高出多少倍。
法显返抵国门时,随同一起西行的僧人或亡或留,只剩下了这位年届80的老人,形单影只。反观二百多年后的玄奘,除最早一小段吃尽苦头外,从抵达高昌开始,他便一路上大部分时间都在大队人马护从及在大量金银财帛支持下,风风光光的完成壮举。说玄奘历尽几许大艰大险,是《西游记》的夸大渲染而已。
奉唐太宗敕命而著的《大唐西域记》,受惠于玄奘的盛名和后世小说《西游记》的流行不衰而光耀千古,反观法显著的《佛国记》,虽同样被列为佛教史古印度史和中外交通史的重要文獻,可是和前者比较,便明显备受冷落了。
<大唐西域记>并非出自玄奘的手笔,仅是由他口述,由辩机主笔,书中无法见识到三藏本人的文采。倒是名气稍逊的<佛国记>,却是由法显本人执笔,从中可尽览这位伟大西行者的文采,从文学角度而论,便更堪珍贵。
所以从多方面计,法显的伟大绝对不小于玄奘,甚或过之。最少,来自后世的尊崇,不应该少于玄奘。
下面是<佛国记>的几小段节录,从中可略窥见其精彩之处:

法显著<佛国记>节录
于此顺岭西南行十五日。其道艰岨,崖岸崄绝,其山唯石,壁立千仞,临之目眩,欲进则投足无所。下有水,名新头河。昔人有凿石通路施傍梯者,凡度七百,度梯已,蹑悬緪过河。河两岸相去减八十步。九译所绝,汉之张蓦、甘英皆不至。
众僧问法显︰“佛法东过,其始可知耶?”显云︰“访问彼土人,皆云古老相传,自立弥勒菩萨像后,便有天竺沙门赍经、律过此河者。像立在佛泥洹后三百许年,计于周氏平王时。由兹而言,大教宣流,始自此像。非夫弥勒大士继轨释迦,孰能令三宝宣通,边人识法。固知冥运之开,本非人事,则汉明帝之梦,有由而然矣。”...........................................................
西行十六由延,便至那竭国界酰罗城。城中有佛顶骨精舍,尽以金薄、七宝校餝。国王敬重顶骨,虑人抄夺,乃取国中豪姓八人,人持一印,印封守护。清晨,八人俱到,各视其印,然后开户。开户已,以香汁洗手,出佛顶骨,置精舍外高座上,以七宝圆椹椹下,琉璃锺覆上,皆珠玑校餝。骨黄白色,方圆四寸,其上隆起。每日出后,精舍人则登高楼,击大鼓,吹螺,敲铜钹。王闻已,则诣精舍,以华香供养。供养已,次第顶戴而去。从东门入,西门出。王朝朝如是供养、礼拜,然后听国政。居士、长者亦先供养,乃修家事。日日如是,初无懈惓。供养都讫,乃还顶骨于精舍。中有七宝解脱塔,或开或閇,高五尺许,以盛之。精舍门前,朝朝恒有卖华香人,凡欲供养者,种种买焉。诸国王亦恒遣使供养。精舍处方四十步,虽复天震地裂,此处不动。.......................
法显住此国二年,更求得《弥沙塞律》藏本,得《长阿含》、《杂阿含》,复得一部《杂藏》。此悉汉土所无者。
得此梵本已,即载商人大船,上可有二百馀人。后系一小船,海行艰崄,以备大船毁坏。得好信风,东下二日,便值大风。船漏水入。商人欲趣小船,小船上人恐人来多,即斫緪断,商人大怖,命在须臾,恐船水满,即取粗财货掷著水中。法显亦以君墀及澡罐并馀物弃掷海中,但恐商人掷去经像,唯一心念观世音及归命汉地众僧:“我远行求法,愿威神归流,得到所止。”如是大风昼夜十三日,到一岛边。潮退之后,见船漏处,即补塞之。于是复前。
海中多有抄贼,遇辄无全。大海弥漫无边,不识东西,唯望日、月、星宿而进。若阴雨时,为逐风去,亦无准。当夜暗时,但见大浪相搏,晃若火色,鼋、鳖水性怪异之属,商人荒遽,不知那向。海深无底,又无下石住处。至天晴已,乃知东西,还复望正而进。若值伏石,则无活路。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1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上一篇:法的修订(参考)下一篇:悼李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天天 2019-8-12 14:38
是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构筑文化、精神层面,正如文中所言:何止一人!可以说,如今一切文明之辉煌,无不浸透了我们先人的心血与智慧,且成为我们民族之魂、之宝!我们尊敬、守护、继承好那些好的东西,尤其是在物欲横流的时代,别忘了它们,别丢了它们,别亵渎它们···

查看全部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