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一路情深

2019-7-17 18:45| 作者: 杜跃清| 审核: 罗爱田|查看: 1480| 评论: 0

自驾游回来已有数日,一直难以落笔,这并非工作忙所至,而是不知从何角度下笔。

今年629日至76,我携妻子利用五天年休假和两个双休日中的三天,共八天时间,从浙江省慈溪市出发,自驾去了安徽、江苏、山东、河北、天津、河南,沿途的风景,雄安新区的规划前景等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一路上,我们被各地的人文景观等吸引着,照例,我应该写写这些,但给我驾车勇气和信心的更是战友情。我身患腰间盘突出症,但仍用护腰带托着腰部,坚持自驾3000多公里,期间,我先后在四个城市,五次与战友们相聚,我要写的就是这个情。

出发前,我做了攻略,计划去900多公里外的山东省会城市济南市,途中在江苏省淮安市住一晚。出发前几天,我接到安徽省定远县战友凤山的电话,他邀请我在629日、30日,即双休日去定远玩。我说:“我将于周六出发去济南,下次去定远,我回来后,欢迎你来慈溪看看。”“郑部长等老首长双休日从南京到定远。”他说:“我请你也来陪陪他们,你决定后给我回个信息。”

二年前,我应原营部卫生员梅平等定远籍战友邀请,去过定远,那里是李克强总理的家乡,人杰地灵,古有境连八邑,衢通九省之誉,现仍为中国南北要冲。

凤山是位资深的税务所长,我与他曾在原南京军区司令部直属队21连工作过,不过,我在连队工作二个多月后去了营部,部队时彼此不熟悉。战友之间的情感就有这么神奇,只要聊起当年共同记忆中的人和事,马上亲热起来。他参加了那次小聚,我感到他是位值得续情的战友。郑部长是我们部队的原后勤部部长,他曾任营长,是我在部队四年中的贵人之一,在他任上,我被任命为营部侦察、通信班副班长,后又被任命为营部代理书记(书记排职,相当于秘书、办公室主任),我在他对门的一套60多平米,三室一卫一厨一玄关的房子里办公和住宿。他转业后任江苏省企的副总裁,曾来过我家,我退伍后先后四次与他在江浙地区欢聚。

想到这里,我马上拨通了凤山的电话,告诉他:我会去陪首长的!我将于周六下午3点左右到达定远。

周六早上630分,我驾车出发了。定远离我家530多公里,这么远的路程一天到达真累。尽管我使用了护腰带,腰部仍时有酸痛,我用一包抽纸塞在腰椎与汽车座椅之间,以减轻酸痛,途中在五个服务区休息后,终于在下午255分到达首长下榻的酒店。

凤山热情地帮我办理入住手续后,向我介绍晚上有哪些安徽籍战友相聚,并告知郑部长住在另一层的房间号,要我先到房间洗漱一下,等会领我去见他。我请凤山先去休息,晚上再见。

我进入房间不久,郑部长发来微信问我是否到达定远。我马上去他的房间。快到他的房间时,有二位军人气质的长者正接近郑部长的房门,我们对视一会后,明白是战友,相互握手,郑部长可能留意着,开门迎我们进去。“这是我们营部的书记小杜,他现在……”郑部长向他们作了介绍。尽管我年过半百,但在老首长和其他战友眼里,我还是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郑部长也把他们的情况向我作了介绍,他们曾是我们部队的营职军官,转业后保持军人本色,发扬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的精神,退休前曾是南京市的局长、主任。虽然初次见面,但共同的部队生活,让我们有了相同的话题。

此时,凤山来电,他约我见郑部长去。我告诉他,我已和老首长们在一起了。凤山径直到了部长的房间。梅平也来电问我在哪里了。当他得知我已到了,他也赶来了。

战友们将陆续到达,凤山请大家到优雅的包厢里相聚。

原营部炊事班长小常和小谢从安徽怀远来了。小常一见到我就说:“我们坐了二个半小时的大巴,来得有点迟了。”“你为何不开车?”我说:“自己开车的话,用不了二小时吧。”“90多公里的路,如果不堵车,一个半小时足够了。”小常说:“我故意不开车的,明天你总得送我们回去吧。”“为什么要我送?”我明白他的用意,故意问。“我多次邀请你到怀远玩,你总是找各种借口谢绝。”小常说:“请你帮忙总不能推吧。”看来,不去怀远不行了。

原营部通信员小陆等四位定远籍的战友也来了,更加活跃的气氛开始了……

晚上,我们还参观了定远古城。

计划总是跟不上变化,三位老首长的战友次日中午要到南京,他们一早得过去安排接待。次日,我也急于北上,但定远的战友一定要我吃了中饭再走。我以要送小常为由,执意要离开定远。无奈之下,由梅平和小陆陪我们去30公里外的总理老家看看高埂民居,再一起去怀远。

时间临近9点半,我们在高埂附近上高速,很快到达怀远县城。小常在那里开了一家汽车空调修理店,他技术精,为人厚道,人缘好,生意兴隆。他让怀远的战友代订了酒店包厢,我们一到,就直接进入包厢先聊天。

现代通讯技术的发展,让我们的行程实时传送。90多公里外的安徽宿州战友阿明知道我在怀远,邀请我去宿州。我因时间紧,谢绝了他的邀请,但他说:“你二年前到定远、怀远时,我们没见面已成遗憾,这次一定要会一会。”我很感动,但计划去山东枣庄台儿庄,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如果转宿州,影响行程。我与小常商量,要么请他到怀远相聚,但因他所在单位正在装修,作为工程部经理的他,这时正好有事走不开。他一定要小常陪我去宿州住一晚。说实话,我也很想见他,但北方人热情好客,生怕影响他工作。

小常提议,去宿州会友赏景后,次日去北距90多公里的江苏省徐州市,那里有淮海战役纪念馆等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我和妻子在小常的陪同下向宿州出发。小常问我想不想看看沿途的景色,我当然想看。为此,我们选择不上高速。路上,小常接了多个电话,有客户急着让他修汽车空调。我让他回去修,但他坚持陪我去宿州,答应客户次日9点前赶回怀远。

阿明忙完事,下午在家等我们了。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行驶,我们终于到达宿州市区的一个高档小区,阿明到门口迎接我们的到来,并把我们领入家里。他妻子热情地接待我们,并向我们介绍宿州的有关情况。

宿州是安徽省的地级市,素有安徽省北大门之称,与江苏、山东、河南毗邻,是楚汉文化、淮河文化的重要发源地。宿州号称云都,拥有中国华东地区最大的云计算数据中心,是CG动画集群渲染基地,中国5大量子通信节点城市之一。秦末,中国第一次农民大起义在宿州揭竿而起。楚汉相争,垓下之战,霸王别姬在此发生。解放战争时期,中原、华东两大野战军,在宿州开辟了淮海战役的主战场,扭转了内战的形势。

阿明是我在部队司令部特务连时,同在侦察排的战友,连队位于江苏省南京市,后来,他调警卫排给参谋长任警卫员。他原藉定远,姑夫是当年宿州所在地区的地区党委书记,因此,他退伍后到了宿州,和姑父一家住一起,他本想可以给予特殊照顾,没想到姑父秉公办事,除了对他严格教育和管理,没有给予照顾。他打过短工,摆过游动摊位,后来一家国有单位招工,他凭着良好的政治素质、身体条件等,成了一名正式职工,并逐步成长为中层领导。

他夫人是宿州市政府机关的中层干部,他们的女儿正在美国公派留学。她领我们参观了女儿的卧室,墙上挂的一幅书法作品引起了我的兴趣,我以为这是当地名家的墨宝,原来是他们的女儿6岁时的习作。

在家聊了一会,他们夫妇陪我们欣赏了宿州的美景。在二个多小时里,她为我们拍摄了几十张动静结合的照片,一看照片就知道她的摄影技术很专业。怪不得我把她拍的照片发到朋友圈里,有朋友评论:这照片拍得自然,取景有技巧,你犹如在宿州考察项目。

次日6时许,我起床到宾馆大堂等小常,准备送他去客运中心,但等了近20分钟仍不见他下来,原来他怕影响我们休息,打的去坐大巴了。

 阿明夫妇也早早来到了宾馆为我俩送行。我驾车一路北上,以后的几天里,我谢绝山东、江苏、安徽等地战友的邀请,在济南、天津、雄安新区等地旅游。

73,我从河北省保定市白洋淀景区到河南省商丘市途中,山东省菏泽市的战友闫班长获悉我将途经菏泽境内的高速公路,邀请我到他家乡玩。因我计划在晚饭前到达商丘,为此,邀请他到时到慈溪聚。没想到过了会,他来电告知将在商丘等我。我感谢他的诚意,但不想让他跨省奔波。我只得提出去他家见个面后去商丘。他告知家离高速出口有33公里,如果不过夜就不要去了,到时再联系。

我刚到商丘古城,就接到了他的电话,他已在商丘。

我们分别35年后在这家五星级酒店见面了。他是租车行驶一个半小时才到这里的。我不知多少次住过酒店,但这晚让我激动得失眠。

闫班长原是营部侦察、通信班长,我是副班长,他又是我的入党介绍人,他平时话不多,心很热,为人诚肯。他退伍后一心参加农村建设,深受村民喜欢。而今已任村党支部书记20多年,他的儿子也很出色,现在上海工作。

北方一些地方的村书记与我地的村书记有明显不同。那里的村书记全心扑在农村,参加农业生产劳动,有的村没有办公大楼,村书记每年只有二三万元补助。我地村里有不少企业,村书记中不少是企业家,村办公大楼也很气派。我过去与闫班长的微信聊天中,了解到他的村没有企业,属欠发达地区。我有一位在我地任村书记的战友,他所在村内有105家私营企业,村里每年有数十万的对口援助资金。二年前,我向他介绍了闫班长所在村的情况,他答应去考察一下,搞个项目。我把有关情况通过微信向闫班长进行了通报,但久久没有收到回音。为此,此事未能落实。这次会面时才知当时手机出了问题。

 当晚,梅平来电,问我在哪了,何时回家。他邀请我返程时,再到定远转下,他陪我去凤阳县的几个景点看看。我期待下次在我家乡见面。

次日,我和妻子直奔安徽省亳州市,计划在那里游玩后,去部队旧址:安徽省含山县林头镇。小常知道我的行程安排,途中,他接连打了五次电话,盛情邀请我再到怀远相聚。他说:“你去林头的高速公路一定要经过我们县境内,如果不来聚,我心里很难受。”盛情难却,午后,我在怀远下了高速出口,这是五天内,我第二次到怀远。

小常陪我俩到淮河风景区等多个景点参观。我和他共同商量,去20多公里外的蚌埠市,接年近七旬的邢指导员一起来聚。我和邢指导员是在战友群里相遇的,他的写作和书法功底深厚,在文学创作方面,我们有共同语言。他多次邀请我去蚌埠看看。

小常打电话邀请邢指导员相聚,并说我们已在去接他的路上。他得知我在怀远,“批评”小常安排不周,应提前通知他,由他安排在蚌埠市内,并到龙之湖玩玩。

由于时值学生放假,我们被堵在离蚌埠市区约10公里的路上,此时从90多公里外过来的凤山战友已经在路上,如果我们去接邢指导员,约需二小时才能到怀远。小常就给邢指导员打电话,请他坐公交车去怀远,到怀远后去接他,我们直接去怀远的酒店。

一个多小时后,邢指导员给小常来电,他已到怀远。小常准备开车去接,我说:“我开车和你一起去接。”小常说:“你这几天太累了,休息休息。”我说:“邢指导员坐公交车过来,我不能失礼,我最累也要开车去接。”

“小杜,见到你很高兴。”邢指导员一上车就说:“我们聊一会后,我要马上回去。” “不吃饭怎么行。”小常说:“您晚上与小杜都住在宾馆里。”“说实话,你打电话给我时,老伴正好血压高,身体不舒。”邢指导员说:“当时我不能告诉你,会误解我在找借口。小杜来了,理应我来招待一下的。”我们为之感动,并祝嫂子身体健康。其实,我和小常说过,如果邢指导员没有时间来聚,第二天上午,我回家时,去拜见他,然后,在蚌埠上高速。

常的夫人已在酒店安排妥当,战友们的夫人都是这样热情,也许她们平时精打细算,勤俭节约,但在招待丈夫的战友时,一点不吝啬,她们深知战友的含义。

第二天下午,我和妻子到了部队旧址,这是三年来,我和妻子第二次来到这山岙里,虽然这里早已没有部队驻扎,我曾经工作和生活的营部大楼也已倒塌,但这里是我30多年前梦开始的地方,这些年来,我常常梦回军营,思念着曾朝夕相处的首长和战友。

我驾车行驶在当兵时经常去的巢湖市区、林头镇的街道上,追寻着记忆中的人、事、物。

我要继续在安徽省境内的长江边城市好好玩一天,当年,部队在长江上训练时,我对长江边的城市充满了向往。

76,我将要离开安徽省,踏上回家路。按照正常行驶路线,跨越约36公里长的杭州湾跨海大桥,到家最近,但我想起在武警杭州医院住院的连襟,决定绕道杭州市,去医院看望他。他比我大一岁,20多年前开始办企业,20年前,我战友的儿子小郭初中毕业后不久来找我,要求安排工作。由于他个子小,刚到招工年龄,到其他企业去得不到照顾,为此,我要求连襟给予安排工作。小郭就吃住在他的企业里,在慈溪生活、工作了5年多。

今年正月初九,连襟突发脑梗,至今仍处于危险期。

当日下午,我们来到了他的床前。他妻子与我的妻子是双胞胎,我对他除了亲情,还有一份欠他的情,这就是他曾为我尽了战友之情。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这歌唱出了战友们的心声。

(作者杜跃清系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全国公安作家协会等会员,被编入《新中国66周年文艺名家名典》,写的数千篇纪实故事、微型小说、散文等被《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国作家网等一百多家媒体及一些文学杂志发表,有些作品入选有关书籍或获奖,笔下的人物,有的受到中共中央总书记接见。)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