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葬 爱

2019-4-11 15:49| 作者: 魏小钧|编辑: admin| 查看: 2788| 评论: 0

  老一辈的人都说男人只有经历过爱情的洗礼才能慢慢地变得成熟起来,才会知道自己想要的什么,才能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以前的我对此并不以为然,一笑浮华。可当你亲身经过了以后才能切身的体会到个中滋味,真的是酸、甜、苦、辣,五味杂陈。爱情就是一把双刃剑,使用得当,便能披荆斩棘,所向披靡,使用不当,便会伤人伤己,得不偿失。

  一把无形的钥匙,悄悄地打开了那尘封已久的记忆。记忆里那是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到处都充满了欢声笑语。无论你身处何地,总是能感受到快乐幸福的元素。仿佛童话般的王国,如梦如幻。在那世界的尽头有一片宁静的净土,那里埋葬着我们的“爱情”。

  高中毕业后,我就参军到了部队。在那被誉为“春城”的地方开启了我的绿色橄榄梦的征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曾经稚嫩的脸庞少了些许孩子气,眉间多了一份刚毅,柔弱光滑的双手也变得粗糙有力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命运的齿轮仿佛向着预定的轨迹转动。在一次和同学的聊天中,无意中提到了一个叫小利的同学,可在我的印象中却怎么都搜寻不到她的影子。也许是出于好奇,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我找到了小利的联系方式。就这样,小利就走进了我的世界,为我的生活增添了另样的色彩。

  如果说以前我的世界只有一种纯粹的绿色,那么在小利走进我的世界以后,我的世界就变得绚烂多彩。我们一起谈学生时代的趣事、糗事,谈毕业后的各种经历感受,谈以后的人生规划、理想。谈得很投缘,总感觉有说不完的话题一样。自从和小利联系以后,从前那个羞涩懵懂的大男孩不见了,开始一点一点地蜕变。在那段时间里,不论是工作的时候,还是业余闲暇的时候,小利的身影总是在脑海里盘旋,挥之不去。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已经渐渐习惯和小利的交流,心里的话想和她说,有什么高兴的事想第一时间与她分享。不开心的时候,就独自一人想着她发呆,一会就忘记烦恼了。想着她的时候心跳会加速,这种感觉很微妙、美好。可当她不理我的时候,自己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浑身都难受。

  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甚至无法安心的工作了。终于有一天,我鼓起勇气向她倾诉了我酝酿许久的爱慕之意。当我跟她表白以后,电话那头沉默了……当时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的,有一丝喜悦、有一丝惶恐、还有一丝希冀。当那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了,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的声音就像是这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她问我,“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我想也没想,顺口来了一句:“喜欢你不需要理由,爱情就是来的这么突兀,也许是我被爱神丘比特之箭射中了吧!”“呵呵……嘿嘿……。”

  09年春节,我探亲回家过年。到处都是张灯结彩、欢天喜地的节日气氛,我的心情也是格外的激动。当兵三载,终于又回到了日夜思念的故土。心里的那份思乡之情又怎是他人能明白的呢?回到了熟悉的家,感受着爸妈无微不至的关怀,心里瞬间暖暖的,在那一刻所有的烦恼都随着脸庞的两条泪痕悄悄地溜走了。古语有云:“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见面不相识。”不知不觉的,我和小利已经交往了一年有余。在此期间,电话成了我们联系感情的唯一纽带。虽然偶尔也会发生一些不愉快,可我们的感情似乎与日俱增,我们也渐渐地习惯了彼此。二月十四那天是情人节,也是我和小利第一次约会的日子。阔别多年的相见,没有尴尬冷场的状况发生,我们就像熟悉许久的老朋友一样畅所欲言。我给她讲部队的故事:“训练小趣闻、五公里的狼狈、暴雨里的急行军,等等……。”她听得津津有味,时而不住的点头,时而开怀大笑,时而默默无声。我们一起去逛街、吃小吃、看电影,玩她喜欢的游戏。尽管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特别的少,但是我们都很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们都刻意地不去提那些伤感的事情。还记得陪她做过最浪漫的事就是:在傍晚在公园的草坪里我们背靠着背寻找属于我们的星星,听她讲希腊的神话故事,坐的的累了干脆就躺倒在草坪上静静地欣赏这美丽的夜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假期就要结束了,马上要归队了。虽然心里有万分地不舍,但是作为一名军人必须按时归队。走的那天我没告诉她,不想让她来送我,我怕我的眼睛会不争气,我必须给她树立一个坚强的形象。

  岁月匆匆,人生几何?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转眼已过了五个年头,依稀还记得刚当兵时那骨子傻劲,每年都送走一批好战友、好兄弟。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在面对走与留的问题上,我有着自己坚定的信念,我热爱部队的工作、生活,我想留在部队好好干、建功立业、岗位成才,所以我选择了留队。不论最后是否能留队,我都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端正自己的态度,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坚决服从组织的决定。

  12年11月底,当中队领导宣读完退役士兵人员命令时,我留队了,我又能和中队的好战友、好兄弟一起战斗了。当然在这欢喜的背后还有一丝忧伤,那就是我又要送走一批朝夕相处的兄弟,我会为他们感到高兴,希望他们能在社会这宽阔的大舞台上尽显军队男儿的本色,奋勇拼搏,创造出一片属于自己的蔚蓝。

  当我把这好消息小心翼翼地告诉了她,换来的却是一个晴天霹雳的打击。我手足无措的愣在了原地,脑海里还回荡着她最后说的那句话:“既然你选择了部队,那么你就跟你的战友去过一辈子吧!我们结束了,分手吧!”我迷茫了,心痛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一夜雨下得很大,掩盖了许多哭泣的声音,一夜无眠,满眼的血丝,说不出的疲惫。没有过多的解释与纠缠,或许缘分已尽。四年的每一个片段都已经装箱封存,埋葬在那不为人知的地方……

  雨后没有彩虹,路上昨日的痕迹已经被雨水洗净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初升朝阳的余辉斜射进宿舍刺痛了我的眼睛,我睁开眼用手感受着眼角湿润的水珠。头还有些许迷糊,一声集合的哨音将我惊醒,立马起床穿戴完毕,准备出操,“一、二、三、四……。”

  作者简介:魏小钧,男,中共党员,本科学历。2007.12参军入伍,先后在云南武警总队、武警特警学院、武警杭州士官学校工作和学习,现供职于武警总部政治工作部宣传文化中心。自幼爱好文学,业余创作并在《解放军报》《人民武警报》《中国武警》《橄榄绿》等报刊发表了10多篇各类文章,多次立功受嘉奖。
上一篇:远山的呼唤下一篇:梦回老连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