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个都不能少》漫话写作(6)孙武臣

2016-12-14 16:19| 作者: 孙武臣|编辑: 中国散文网| 查看: 6234| 评论: 0

  事物的两重性要求我们须辩证地观察、认知、理解、思悟、解析,要“说两句话”,才能接近事物的本质真实,才能走向深刻。

  比如,一个社会是否前进了,通常的标准有两个,一个是历史的评价,一个是道德的评价,两个评价,一个都不能少。

  历史的评价标准有哪些内涵?多少年来,我们没有搞清这一标准的内涵。比如,“以阶级斗争为纲”,走到极致,导致了“文革”十年的大悲剧,悲剧之大,影响之深,“史无前例”。背离了规律,必遭报复,其恶果是国困民穷。直到新时期改革开放,才由邓小平弄明白了历史评价的标准内涵--三个“提高”,即国民生产总值是否提高了;综合国力是否提高了;人民生活水平是否提高了。用这三个内涵去衡量当今我国现实社会,历史显然是飞速前进了。我相信,经过了大喜大悲的2008永远走不出我们的忆念。这一年我们战胜了两次特大灾害,从汶川特大地震到北京奥运开幕,只有88天,但是中国战胜灾害的力量,奉献出一个全世界“无与伦比”的节日的力量,源于何处?2008也恰好作出了回答:改革开放30年。30年,国民生产总值2007年是1978年的56倍!这样强大的物质力量就能演绎战胜30年前不可能战胜的特大灾害,就能奉献出30年前不可能奉献出的盛大的世界节日。如今崛起的中国,赢得了全世界的尊敬,盛赞中国的经验,中国从未拥有过这样多的世界“粉丝”。

  如果我们能收集近来报刊所公布的各种数字,那是极富说服力的历史前进了的一个个路标!历史前进了,这是毫无疑义的。然而,对于文学写作而言,远不是如此的简单,因为文学创作是一种特殊的精神活动,写作者关注的不单是人的生态,还关注人的心态,关注真善美,并且还特别注重文学的批判力量,批判那些破坏、压抑、践踏、毁灭真善美的假丑恶。于是,写作者还要进行道德评价。道德评价不可能像历史评价那么直截明了,精神品质不能外化为具象的可比数字,也不可能大而化之为一个或几个衡量的标尺。因此,道德评价常在争议中没有结论。但当我们阅读了较多的当今现实生活题材的作品后,我们能大体得到一个印象--社会道德不是前进了,而是倒退了。甚至有人评论说:今天我们在重复着当年资本主义初起阶段的资本原始积累的贪婪、野蛮、狡诈、欺骗、掠夺、血腥的罪恶。作家的眼睛看到的是充满诱惑和欲望的社会生活,是社会垃圾的重新泛起,是人毁灭自然,自然报复人类;是人心叵测,犯罪率上升;是人更加孤独、不安、失落,找不到精神家园,甚至找不到自我的生活图景。

  我写过一篇随笔,记下了我的一段亲历。我早先住在一个四合院里,六七户人家平时因为各家孩子,公共用水,免不了争吵,闹得邻里剑拔弩张。到了开始有了电视机的年月,我家有了一台9吋黑白电视机,大家看个新鲜,短不了晚饭后聚在我家,夏天,我们索性将电视放在院子里,大家看个够。那些夜晚,全院的人其乐融融,你家的事就是我家的事,我家的事就是他家的事,就像一家人,互相帮助相互体贴,没有了争吵,没有了剑拔弩张。但没过多久,家家户户都买得起12吋、18吋、21吋的彩电了,从此也就各家看各家的了,全院子没了“聚“,却又有了争吵、剑拔弩张,你家的事不再是我家的事,我家的事也不再是他家的事了。不但全院子,就是一个家庭也不断地出现了争吵,因为祖孙三代看电视看不到一起去,祖辈爱看戏曲,父辈爱看电视剧,孙辈爱看动物世界,为抢频道,争吵不休。又没过多久,一家买得起两台、三台电视机了,而且是高清晰的大背投。于是,晚饭后,祖、父、孙三代各自回自己的房间看电视去了。虽然争吵渐少,但交流沟通也少了,一家人都疏远了。

  这段亲历使我思虑了很久,为什么物质发达的年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反而比物质匮乏的年代要疏远要冷漠了呢?最后使我感悟到:人类都生存在悖论之中。

  帮助我解答这个问题的是恩格斯的一句话:“科技的进步往往需要以道德的倒退为代价去换取。”这是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历史客观规律。

  记得八十年代中期,山东作家王润滋的一部中篇小说《鲁班的子孙》引发过一场关于历史评价与道德评价的讨论。现在很值得反思一下。故事是这样的:大队的木工房,老木匠常无偿地为东家做个小板凳,为西家做个小饭桌……于是,老木匠的人缘、口碑极好,但最终木工房没能为大队增收。老木匠老了,他的养子,小木匠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年月,他承包了木工房,门口从此挂了一个“价目表”,标示出,做一个小板凳多少钱,做一个小饭桌多少钱。四邻不再说他家的好,老木匠十分恼火,骂小木匠丢了祖德,而小木匠承包的木工房却为大队增加了收入,带来了利润。

  那次讨论,意见歧义,自然不可能有定论,但我依然认为对文艺创作有着重要意义,因为读者从讨论中反而感知了这两个评价,一个都不能少,缺了哪一个都不能走向深刻。现实生活面貌真的是日新月异,当我们昂首眺望森林般的摩天大楼拔地而起之时,我们情不自禁地叹服着物质财富的力量,然而,当我们俯首扫视高楼大厦的暗影中的沉渣泛起之时,我们总会困惑而悲叹地惊愕道德的沦丧。大约会有较多的人认同“高科技,低人文”的现实。精神文明建设不可能与物质文明建设成比例。这是金钱这把双刃剑演出的现代社会人间的悲喜剧。只不过作家和大多写作者出于社会良知,常常只注意了道德评价而忽略了历史评价,于是在他们的作品中,当今社会生活一片黑暗!这自然失去了历史本质的一个方面的真实,而没有了历史评价,作品不能说是深刻的。马克思从来不赞成仅以道德去评价历史进程,因为它仅停留在人性的层面上,不能道破历史的本质。

  写作中不能不进行道德批判,只是同时应该在作品中透视出历史的前进,才更接近我们当今社会的本质真实。否则,我们不是将会在一片黑暗之中走向腐朽和死亡了吗?

  阅读当今的文学作品,我们能感受到作者在鞭挞假丑恶的愤懑之情的背后所流露出的对过去的怀恋之情。我们可以理解,但不能不冷静而理智地看到历史的前进。马克思就说过:“历史将昨天那美好的一页无情地翻将过去。”过去或许是“你有我有全都有”的大锅饭,但却是贫穷的美好的平均主义,而不是我们理想中的“共同富裕”。

  说到此,使我想起了诗人海涅的一句话:“我们这个时代的痛苦是再度新生的阵痛。”为了新生的“小宝宝”,“阵痛”是不可避免的。因此,作为写作者,我以为要有个发展的观念,我们不是处在一个一成不变的固定的世界中,而是要坚信世界总是处于流变之中,所以我们不能抗拒变革,只能与积极的变革一同携手前进。这是我们的写作者对今天的变革所应该持有的认知态度,应该具有的思想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