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九寨圣水洁我心》张积民

1970-1-1 08:33| 作者: 张积民|编辑: 中华散文网| 查看: 6479| 评论: 0

  洗心,方得以革面。从四川九寨黄龙归来一周了,我并未发生担心中的紫外线灼伤,脸疼起皮什么的。而在这临近入冬燥燥的深秋,印堂脸颊更倍觉光润舒畅起来。

  好像是30多年前,在新疆部队刚当兵时,看过九寨沟内容的故事片或纪录片,只记得电影中以美丽的山光水景引人入胜,并以年轻人的爱情为主线,加之片中多次发出天籁的话外音“家乡的九寨沟啊!”等,使我当年青春的心里,蕴育了30年来要去九寨沟旅游的情愫。

  去年,几乎还是这样的秋季,我去了宝岛台湾的日月潭阿里山等地,到家次日我就写了《初识台湾》一文。而这次九寨黄龙成都观游回到关中,我却怎么也不愿不敢急欲草率着动笔,来趁热打铁写游记观感。准确的说,在这国内独有乃至世界鲜有的,大自然美景的面前与身后,我是不该又不敢有一丝一毫那舞文弄墨或指手画脚的。

  前面提到的日月潭阿里山,甚至中国年降水6489毫米的火烧燎,其降水再丰富,树木再粗壮如磨盘,但脱不尽夜间晨起,甚或至中午都无法消退之湿雾山岚。新疆每年春末夏初冰雪消融时,千山万壑泥沙俱下形成的暴雨,都会夺去比雪崩更多的生命。而我眼前又心里的九寨黄龙呢?却绝不会是那样的浸淫湿涩,与狂燥狰狞的。

  我真的是倍感自己的笔头,是笨拙无比的。是再难以来复述复制,并描述纪录我灵魂里的九寨黄龙了。我甚至痛恨我的那些千古以来的同行们的文人墨客们,你们怎么那么地浅薄与势不量力,就胆敢来触笔动念来稍事沾污一下这人间本就静谧封存的美呢……是的!现在是2014年11月4日凌晨三点,在这万籁俱寂的冷嗖嗖的深夜,我悄悄爬起靠在床头上,又偷偷拿起白底浅兰色蝴蝶状,或是兰花纹样的中性书写笔。我终于又偷吃禁果的,又慎微地与九寨仙子要进行一番对话了。

  九寨沟的什么都不美!九寨沟只有水美!正因为九寨沟的水美了,所以,九寨沟的沟美了,树美了,山美了,空气清新了,人也美了。我不知道以此种手法,来凸现突出的写九寨黄龙的水之美,是否会招得千夫指与万人揍。但是,我必须这样来爱我的九寨水,与去宣扬宣泻,九寨水的美,更终生不渝来吐白,我那之于九寨水仙子的爱恋。一个王子若爱上一个平民女子,甚至爱上一个丑小鸭,都不是王子的错。因为,爱情从来没有对与错。爱情只有心的距离,及用心的程度。欣赏对方,心心相映了,万水千山就阻隔不了她们,也消融不掉她们的海爱山恋了。不欣赏对方,心猿意马了,即使同床也只会是各做各的桃花梦了。

  九寨仙子的美,无疑是她独有的那一汪汪池水,一片片金沙,一缕缕溪瀑,所娓娓诉说刺绣而成的。我过目欣赏过世间很多女子,但我唯愿只独守一个这宛若这九寨仙子的一个女人足矣!九寨沟黄龙的水,我神往了30余年,又亲睹肤感聆听了三天,更加上这归来一周之思虑后,方举手捷足跪拜来向她倾诉衷情求爱的……科罗拉多峡谷瀑布似乎太聋人以失聪了,黄果树瀑布也因雄壮后折腰低头于险滩了。庐山黄黑二瀑太矮短太低平,三叠泉瀑布虽高长却又有点淅沥稀拉了。而我的千姿万像的九寨池男与黄龙瀑女们,却永远都是那么地湍湍隆隆汩汩潺潺窃窃娓娓,去激情深情婀娜地在滋养润泽于天府大地了。

  不知是来自于欧美的,或是哪个国度的一对情侣游客,我们不期而遇于景区内环保观景车上。她们汉外中洋相杂 混的对话与惊叹,使我这外语水平极低之人,也似乎感觉她们是对这卓群不凡的人间独景,而产生了无以言状地疑虑与不解了。她们似乎与我们中国的游客,在共同百思不解地求证着同一个问题:大千世界,美景枚不胜收,而九寨这枚绝版仙竟,却何迥异于世界所有的它景了呢……

  这几日归来,那几日在景区,我一直陶醉沉溺荡漾,更静思并悟出了一个字:净。是的!我们无论怎么去演绎研究探讨,乃至去科学测定鉴定透析,这九寨沟之水,却怎么也不会逃离一个“净”字。即九寨黄龙圣水之所以圣,是因为她的净与洁。我们看看川北阿坝羌族自治州,所有的羌寨屋舍的门楣顶额上,都尊放供置着一块白白的石头。无论白石大与小,都似山峰般有尖刺伸于天宇。藏民们的生活放牧区域,也随时随处风幡水幡手摇幡盈目充耳穿心,但院落牧场或道旁,都定会有白石堆起的神位灵位牌位。

  九寨黄龙,或定居或游牧逐水岸,生息的藏羌儿女们,她们无疑是把白、洁、纯的净视为最高境界了的。要么,羌族为何不敬天下所有的神,而独尊白石为神以供奉了呢?!因此,我们完全可以断言的是:没有水的纯净洁白,就不会有九寨沟的人间美景。换言之,九寨沟的美,是上苍丰泽纯净之手,撒向人间的一滴甘露……抬眼望去,是遥不可越的雪白的群山蜡像,似上苍颔首慈祥地赐福于我们;顺峰而下,青白石缝里挺拔的松柏楤杉,在乌桕及白黄红三色桦树之簇拥下,显得是那么地葱郁繁茂;山腰至山脚下,是溪流是绢瀑是铂金滩,是人间怎么也难织就成的绫罗绸缎,是五光十色缤纷的光影风绰,是来打扰或欲搅乱其宁静的,来自于物欲金钱争夺场上的,国内外的这些花花绿绿的男女老少……

  文行至此,在虑及我等龌龊之人类,不至于沾污溅浊了这人间圣水的前提下,我本该搁笔完稿了。但是,东方欲晓,我必是要面对这即将阳光撒临之现实的。每天我下床直去洗漱,龙头里的水冲洗我一番后,才来到客厅洁口爽净地喝下第一杯“一帆风顺”银杯中夜存之水。那么,这唠叨了半夜的九寨之水,她之于人类最伟大的派场,就是洁净我等的心宇!

  很小的时候,从外边玩耍回家,奶奶就会喊我过去洗脸净手,且口中不断地唠叨着“以水为净……以水为净……以水为净”。在今晨劳顿后,我犹如在环保观景车上交流于欧美那对情侣一样,要告诉芸芸人类的是:人类需要年年月月日日时时刻刻去净心。即用纯洁白白之水,常革洗我们那日日穿行在红尘物欲里之心身。

  九寨之水,若本身是浑浊繁杂的,其就不得能衬映倒影出那五彩斑斓之美景胜境仙域了。毛老人家说过,一张白纸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绘最新最美的画图。只因它没有负担,没有被事先人为去污染。这也许是我九寨归来,那唯一的收获了!也就是说,我们人人都逛景观光,都会表面赞叹于山高林深草绿花红,却不知它们全赖于一个水清。难道有人会在浑水中找到一个倒映着的美景吗?!为此,我经常告诫我的同行写作者们,不要人为去添彩增色,从而矫情了本该朴实的生活。因为生活本身就是多彩的,朴实的。你只需用纯净的,犹如一汪池水那般,去倒影并徐徐道出生活的实质即可!而对于我们大家,人人只需用九寨那样的圣水,常来荡涤我们自己的灵魂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