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生两半》:一个流动群体的生活写像

2016-12-14 16:19| 作者: |编辑: 中国网财经| 查看: 1287| 评论: 0

?  广东省作为首个开放外省人进入的省份,浩荡的南下大军进入了广东各市,当时大部分南下的外省人都被称为“民工”。随着时代改变,民工又被狭义地称为农民工、外来务工人员(外来工)、外地人、打工仔,在城市中则略有贬义。1990年,一个人从湖南永州出发,进入广东,因为爱好文学,不断写文章,引起了一些注意,甚至被某些人称之为“打工散文”代表的人,就是欧阳杏蓬。当初他的文章只写个人感受,很少关注整个群体的现状,如收进《以孤独的名义》的《出租屋》、《异乡黄昏最动人》等篇,都是书写个人生活感受。《一个寄居者的广州读本》出版后,江西独立评论家文武几在《欧阳杏蓬——大变革时代的历史见证者》对欧阳杏蓬做出了如下评价:

  “欧阳杏蓬的文章一方面展现了非为资本所控制的庞大群体中的个体转变为资本所强力控制的精神历程及其城市遭遇,一方面以记忆的方式展现了尚未为资本所完全控制的传统中国乡村社会。

  有价值的文本,其历史学意义和社会学意义是非常明显的。作为大变革时代的见证者,作为作为亲历者与忠实记录者的历史见证者,其通过自己的写作来保留下的一份人性化的历史记录,无疑具有其巨大的历史学意义和社会学意义。”

  我在《一个寄居者的广州读本》一书的序言《二元体制下的悲情表述》中,也写过如下文字:

  “欧阳杏蓬在写作时,很注重题材的选择、语言的锻炼和写作的视角,思想独特,不人云亦云,语言精致,有诗歌的质感,表达准确,结构自然,获得了相当多读者的喜欢。

  欧阳杏蓬在很多文章里,都描写过户籍问题带给外来工的深刻心理阴影,其中代表性最强的是《深圳:一条大路上的海阔天空》和《在世俗与诗意里的天河棠下》。欧阳杏蓬的文字不仅融入了作者的真实情感,也对城市地理、城市生活、农民工生活做了独特的描述,写出了真实而又细腻的心路历程和灵魂深处的冲突,写出了他对城乡二元体制的焦灼,写出了他面对现实的内心的认识与迷惘、进取与徘徊、拼搏与矛盾,重要的是令人看到了生活的另一面。”

  时过一年,欧阳杏蓬推出了新的散文集《一生两半》。在欧阳杏蓬的自序里,他这样介绍道:《一生两半》收了64篇文章,不多,但我比以往要认真,所以选入的文字比在其他地方看到的文字有些不同,盖因是我做了修剪,这过程是很痛苦地。从第一辑“亲情离情”开始,我就觉得很苦,苦的不是我一个人,是我们一代人,我表现出来的,却是很个人的事。我希望我是一滴水,通过这一滴水,能反映出我们这一代人的生活。包括“家乡异乡”乃至“沉思默想”,我都是想通过我的生活、思想、情感,告诉大家一个现代民工的生活状况,如果能引起大家对这一阶层的关注,我继续去努力,也是值得的。

  而通过与《以孤独的名义》、《缤纷湘南》、《一个寄居者的广州读本》对比,《一生两半》延续了他以往的写作风格,技法变得更为繁复,并且情感变得更深厚。《一生两半》具有以下特点:

  一是作品题材相对集中,脉络清晰。作者将文集分为了“亲情离情”、“家乡异乡”、“沉思默想”三辑,内容较为准确地反映了民工群落的思想与生活。如《我那弱小的村庄和卑微的父母在眺望远方》、《千年院子的梦与现实》、《我们一起荒凉》、《五只鸡的乡村》等篇章,较好的描绘现时乡村现状,突出了改革变化中的乡村生活。而《穿过开满鲜花的城市》、《从广州到佛山》、《海边的深圳》、《客居地春天的夜晚》、《天桥上的行乞者》等篇较好的呈现了他乡的生活原貌,富有感染力,准确地表达了民工的生活现实。这在现有文本中,是难能找得见的。我认为,评论家把欧阳杏蓬列为“打工散文代表”,也是因为欧阳杏蓬的笔尖下的文字,从民工角度出发,不仅关注着农村,也在关注着城市。

  二是作品情感丰富,带着作者鲜明的个人色彩。《人生两半》充满人文情怀和生活反思,有感而发,给读者以心灵的震撼。比如,散文《与子相守》、《你的忧郁我的魂》、《落日时分我在想你》、《三岁孩子》、《我走了,你留下》、《爸爸的江湖》。而这些文章关注着留守儿童,也表达着一个民工无奈的现实生活。汇集起来,表达的忧思与现状是一致的,乡村、留守儿童、留守老人,令作者情深意满。作者用一管笔在诉说一个农民的感悟,深刻处,一样令人动容落泪。

  三是作品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又具有有诗的质感。欧阳杏蓬既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工,也是一个有文化的农民工,他一直生活在城市的边缘,用有距离的眼光来近身观察一个城市,新的感觉出来了,《温暖之念》、《旁边的人》、《在远方等你的人》、《无法脱逃》、《水里的蚂蚁》、《软蛋》、《屁股》等别具一格的篇章令人耳目一新。作者那种对民工心路历程的描绘,对生活的忧虑,对未来的希望,对人生的咀嚼。民工这个群体坚忍不屈的,在欧阳杏蓬笔下,他们是不可轻侮亵渎的,是应受到世界尊重的。

  当然,《人生两半》也有让我稍感遗憾的地方。首先,我以为文字几乎过于朴实,按部就班往下发展,缺乏周折。欧阳杏蓬自己也承认“我写东西几乎不讲章法,想到了什么,就写出来,写得好不好,我不太在乎,但我有一点,就是在写的时候,我希望把自己写进去,不故弄玄虚。无论怎么写,写什么,只要能准确传达自己的思想感情,什么章法就不顾了。”我认为这是一种内审式的发展,他会发觉的。我也期待他的更上层楼,更好地为一个群体立言。(作者/房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