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网”事,已随风而去

2018-4-13 18:53| 作者: 译林译者|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2811| 评论: 2

在我的脑海里,尘封着一段难以忘怀的记忆,是关于数年前自己的一段“网恋”。一直想为这段经历写一点文字,聊作感念,但迟迟没有动笔。一晃几年过去了,有些顾忌也看得淡了,而且,自己觉得这段情感虽说不上多么凄美动人,也确有感人之处,值得与人分享。

我这段网恋的女主角,叫绫子,我和她是在一个残疾人交友网站上认识的。当时是她首先给我发来了电子邮件,说无意中看到了我的交友信息,感到我们有许多共同之处,希望和我做个好朋友。我非常欣赏她的坦率,就同意了。看了看她的注册信息,发现她和我年龄相当,也是腿有残疾,但比我要强得多,而且也爱好文学,喜欢写小说。由于来自不同的省份,相距几千里,因此,起初我们之间联系的唯一方式就是电子邮件。我们频繁地互发着邮件,介绍着各自的情况。午饭后上网收看邮件成了我那段时间的一个习惯。共同的人生遭遇和爱好加深了我们的相互理解,增进了我们对彼此的好感。后来,我们互传了照片,也互通了电话。她虽然长得并不是特别漂亮,却也是清秀端庄,身材曼妙,声音更是绵软动人。

忽然有一天,她在邮件中说,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吧,当时已渐渐陷入网恋的我当然是喜不自胜,丝毫也没有考虑到现实的隔阂。此后她每天都要给我发邮件。中午饭后我打开邮箱,总会有一封她的邮件。只要一看到那个未读邮件的标志,我的心就象开了花一样,无比的欣慰。她家里有电脑,她又是自由职业者,因此她的信很及时,写得也多,而我是在单位偷闲上网,还总担心同事会发现,所以回信也写得不多,有时也就一两句,忙了也顾不上回复,但她依然是每天都写。读她的来信成了我的精神寄托,如果偶尔一天没收到她的信,就有点怅然若失。

就在我们的感情与日俱增的时候,她忽然说她的父母不同意我们的事,原因是我们两个人相隔遥远,身体又都有缺陷,而她又是他们唯一的女儿,把女儿的终身托付给一个陌生的残疾男孩他们说什么也不放心。听到这个消息,我沉默了。说实话,我也拿不准自己到底能不能给她一生的幸福。她说,即使不能成为恋人,她也希望和我保持联系,做知己,做好朋友。在一个中午,她给我打来了电话,哭诉了她不情愿分手而又无可奈何的心境,她哭得很伤心,电话这边的我也是百感交集、甘肠寸断。后来,她离开家到她姨妈家小住,想排遣一下心中的烦恼,但还是常常给我发邮件。我强压自己的伤感,尽量温言软语地安慰她。过了几天,她突然来信说,她没有看错我,她一直都放不下我,她决定不理会她父母的态度,继续我们的恋情。她回家后,向父母表明了心迹。在她的坚持下,家人做出了让步,但提出一个条件,就是叫我上她家去一趟,让她所有的亲属都见一见我。她还特别提到,她在大学当英语系教授的表哥,听说我是英语翻译,更要现场测试一下我的英语水平。

她提出的这个条件,也算合情合理,但却让我处在了一个两难的境地。去吧,我们相距几千里,我又是拄着拐杖,千里出行肯定是多有不便,再者,在单位我是最终译审,每天大大小小的材料都必须要经过我的校对,要请几天假老板肯定是不答应。不去吧,婚姻大事,双方终究是要见面,作为男子汉,我不去,显得我这个人根本没有勇气和能力,别说她的亲友,就是她本人也不会满意。怎么办,一时间我犹豫不决。最终,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家人。结果,大家众口一辞:绝不能去,网络是虚幻的,怎么能相信网上的交往呢,要见面,就让她到我们家来见,路费我们给她报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我也动摇了。对啊,她身体比我好,她来不是更合适吗?而且,她所说的她表哥要测试我让我非常反感。不行,就叫她来。主意已定,我马上给她发了个邮件,“理直气壮”地列举了我不去而让她来的理由。很快,她回信了,说理解我的难处,决定不顾她家人的强烈反对前来我家见面。我一听,自然是喜出望外,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了家里人,他们却只是半信半疑。

当时我正紧张地准备一场考试,心想,还有二十多天就考试了,这时候她来了会影响我的学习,还是把见面推迟到考试后吧。于是我给她发了邮件,委婉地提出让她等我考完试再来。她同意了,说还是考试要紧,让我集中精力学习,不要每天再回信了,但她会每天写信给我。我很高兴,依然在每天的午饭后打开邮箱查看邮件。在随后的来信中,她诉说着对我的想念,憧憬着我们见面时的喜悦,并不时告诉我关于我们交往的一些积极的信息。她说她已经买了一身漂亮的衣服,要穿给最心爱的人看;她说她的姨妈为她即将远嫁而感到依依不舍,伤心落泪;她说她的亲戚最近在一致规劝她的父母要接受我们的爱情;她说她最近在夜以继日地写小说,以赚取更多的稿费来支付她在路上的花费…….她的每一封来信都成了我安心备考、积极工作的强大动力。同事们都说我变了,不再是多愁善感,而是整天兴高采烈,精力十足。与此同时,家里人也在将信将疑中悄悄做着迎接她前来的准备:清理庭院,收拾房间,添置物品。那段日子成了我最快乐的时光。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转眼考试结束了,那天晚上我迫不急待地给她发了信,告诉她可以起程了。第二天中午我照例打开邮箱,果然有一封邮件,我急忙打开,看后却令我目瞪口呆!她说,就在半个月前,她母亲因为她执意要来而急火攻心导致心脏病复发,住进了医院,并以死相逼,哀求她改变主意。面对亲情与爱情,她最终选择了前者,因为母亲只有一个,希望我能原谅她。由于她怕当时就告诉我真相会影响我的考试,就只字没提,还是一如既往地跟我“谈情说爱”。看完信,我当时的伤痛是难以言传的,同时也为她的良苦用心而深受感动。每一天每封信每一句卿卿我我的话语啊,浸透着她多少难言的伤痛。为了能让恋人每天有一个甜美的梦,她自己宁可让心灵去流血,这又是何等的深情啊!

事已至此,我也无计可施,只得接受这命运的安排。从此,我们中断了联系。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还要用语言来增加彼此的伤痛吗?还是沉默吧,沉默也许就是最好的怀念。

大约一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我闲着无聊,打开了QQ,突然发现她的头像是亮的,她在跟人聊天!犹豫再三,我终于决定跟她聊两句。你还好吗,我还好,你呢,我也还好。我们就这么机械地应答着。也许是心血来潮,我鬼使神差地对她讲了我家里人为欢迎她而做的各项准备和深深的期待,以及她改变主意后大家的沮丧。听到这,她突然说了一句:我没想到你们家人对我如此地付出,我真的很心痛,太对不起你们了。然后迅速下线了。过了几天,我再上网时,突然发现,她在那个残疾人网站上的注册信息突然消失了,连用户名也删了。很显然,她是有意删掉了她的信息。她是在逃避?还是从此对交友彻底失去了信心?我不得而知。在一个情绪极度低落的夜晚,我从我的QQ好友中删去了她的头像,彻底地切断了我们网上的联系。我是在逃避?还是从此对爱情失去了信心?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时光荏苒,转眼五六年过去了,我和她再也没有任何联系。她就象一颗流星,在我的天空中留下了灿烂的一瞬,然后彻底地消失了。

如今,之所以还想为这段经历写一点文字,是觉得一个弱女子当年为了我而强忍伤痛、强颜欢笑,把自己心底的泪水化作了鼓励男友奋进的信心,这一点在我看来确实是非常伟大,非常感人。如今,在这个光怪陆离、物欲横流的时代,在这个网络骗子层出不穷的社会,象这样至纯至真的感情还有多少呢?

有时偶尔也会在想她的近况。是早已为人妻为人母?还是一个人孤独至今?是早已忘记了我们这段绝无掺假的网上情缘,还是象我一样偶尔会想起那曾经的温馨和伤痛?我不得而知。其实,我还保留着她的家庭电话,但没有打过一次。还有必要去揭开这已经愈合的伤疤吗?即使通了话,又能说什么呢?为什么要去打扰彼此善感的心灵和平静的生活呢?算了吧,就这样吧,把它永远定格为心底一段渐渐沉淀的记忆吧。

“网”事,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4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上一篇:茶轻情谊重下一篇:文友刘哥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九天雄鹰 2018-4-16 11:03
【特约编审评语】:拜读,欣赏,学习。
引用 朱建根 2018-4-15 17:26
你的″网″恋的故事,读来令人感动,实在不易,惟有树立信心,重拾自信,″网″事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