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幼年鲁迅》王士菁

2018-3-16 14:58| 编辑: admin| 查看: 7630| 评论: 0

  在家里,领着幼年鲁迅的是保姆长妈妈。她是一个淳朴的农村妇女。最初大约是一个生活在农村里的年轻的孤孀,死掉了丈夫和丧失了土地之后,就从农村来到城里谋生。她的姓名,当时是没有人知道的,鲁迅的祖母叫她“阿长”,因此人们也就跟着叫她“阿长”,但孩子们却叫她“长妈妈”。她懂得很多莫名其妙的道理,还有许多规矩,这一切都是孩子们所不理解的。譬如说,人死了,不说死掉,而说“老掉了”;死了人或生了孩子的屋里,是不应该走进去的;饭粒子落在地上,必须捡起来,最好是吃下去;晒裤子用的竹竿底下,是万不可钻过去的,等等。平时她不许孩子们乱走动,拔一株草,翻一块石头,就说是顽皮,要去告诉母亲去。起初,孩子们并不怎么喜欢她。尤其是当她不留心踩死了鲁迅所心爱的隐鼠,这更使鲁迅十分生气。但是,有一件事,出乎意料之外,使鲁迅对她发生了敬意,因为,她对孩子们能够讲述一些“长毛”(关于太平天国)的故事;又一件事,更使鲁迅对她发生了很大的敬意,那就是,她不知从什么地方替鲁迅找到了一部他日夜所渴望的绘图《山海经》。

  鲁迅对于绘图《山海经》的渴望已不止一天了。这事是由和他家同住在这个台门里的远房叔祖玉田老人惹起来的。他是一个胖胖的和蔼的老人,爱种一点珠兰、茉莉之类的花木。他在家里无人可以攀谈,所以就很喜欢和孩子们来往,有时简直称呼他们为“小友”。他的藏书很丰富,其中有一本叫《花镜》,上面印着许多好看的花草和树木,是一部孩子们最心爱的书。但老人却说还有一部更好看的哩,那是绘图的《山海经》。人面的兽,九头的蛇,三脚的鸟,生着翅膀的人,没有头的拿两乳当作眼睛的怪物,……这本书上都有。可惜,老人一时找不到,不知被放到哪里去了。孩子们怀着十分迫切的心情,都急于想看这本充满奇异图画的书,但又不好意思逼着老人去寻找。问别人呢,很少有人知道。想买吧,不知到哪里去买,大街离得很远,只有正月间才能够去玩一趟,那时书铺的门却又是关着的。玩得热闹的时候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一到静下来,可就想起了那绘图的《山海经》。也许是鲁迅过于念念不忘这本书吧,连长妈妈也知道了,来问是怎么一回事,鲁迅就把这事对她说了。

  过了十多天,也许是一个月吧,长妈妈在她请假回家转来的时候,一见面,就将一包书递给了鲁迅。她高兴地说道:“哥儿,有画的《三哼经》,我给你找来了!”这是一个怎样出人意外的消息啊,它比逢年过节还使鲁迅兴奋。他赶紧接过来,打开纸包一看,是四本小小的书。啊!人面兽,九头蛇,……果然都在里面了。虽然这是一部纸张很黄,图像很坏,连动物的眼睛也都是长方形的,刻工印工都是很粗糙的书,但它正是鲁迅所日夜盼望的书。后来,鲁迅把这一位贫农妇女和自己对她的深厚感情,写在一篇充满激情的散文里。

  这确是四本小小的不平凡的书,鲁迅从长妈妈的手里,连带着她的那一份无比深厚的情意接受了过来。这是幼年的鲁迅第一次读到的比一切别的书更加使他感动的书。

  在家庭里,祖母特别喜爱鲁迅。夏夜,鲁迅躺在一株大桂花树下的小板桌上乘凉,祖母摇着芭蕉扇坐在桌旁,一面摇着扇子,一面讲故事给他听,或是叫他猜谜语。祖母对于民间故事是很熟悉的。她会讲关于猫的故事,据说:猫是老虎的师父。老虎本来是什么也不会的,就投到猫的门下。猫教给它扑的方法,捉的方法,像自己捉老鼠一样。这一些学完了,老虎想:本领都学到了,谁也比不过自己了,只有做过它的老师的猫还比自己强,要是把猫杀掉,自己便是最强的脚色了。它打定了主意,便往猫身上扑过去。猫是早知道它的心思的,一跳,便上了树。老虎却只有眼睁睁地在树下蹲着。猫没有将一切本领传授完,还没有教它上树哩。祖母还会讲“水漫金山”的故事,——有个叫作许仙的,他救了两条蛇:一青一白,后来白蛇就化作女人来报恩,嫁给了许仙;青蛇化作了丫环,也跟着。有个和尚叫作法海禅师,他看见许仙脸上有“妖气”,于是就把许仙藏在金山寺的法座后面。白蛇娘娘前来寻夫,于是就“水漫金山”,后来,白蛇娘娘中了法海禅师的计策,被骗装在一个小小的钵盂里了。这钵盂被埋在地下,上面造起一座塔来镇压她,这塔就是竖立在西湖边上的雷峰塔。幼年的鲁迅听了这个故事,心理很不舒服,他深为白蛇娘娘抱不平。当时,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这座镇压白蛇娘娘反抗的雷峰塔快些倒掉。后来,他把这个民间故事写在一篇反对黑暗反动统治的杂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