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下蛋·唱鸡及其它》谢逸

2018-3-15 14:23| 编辑: admin| 查看: 5996| 评论: 0

  笼里养着两只母鸡,一只爱唱,另一只喜静。主人根据母鸡下蛋之后报唱的现象,以为所有的蛋都是那只唱鸡产的,因此很偏爱它,捉得蟑螂也专喂给它吃。但日子一久,秘密揭穿了:原来那只唱鸡下蛋很少,而不叫的那只却一天一个,且蛋刚落地就一声不响地离开鸡窝,由那只唱鸡站在蛋边大喊大叫。

  闲聊时和朋友谈及此事,他以为我是言外之意不在鸡,而是论人。其实,古人早就以鸡喻人了,《尚书·牧誓》里就有“牝鸡无晨”之句。说到人,在我们中确是有很多沉默寡言的人,他们牢牢蹲在自己的岗位上,夜以继日,埋头苦干替国家创造了大量的物质财富,为人民作出了一项又一项的优异成绩。他们像母鸡一样,吞的是粗糠老菜,产下的是蛋,而且往往一声不响。但也有一种人,嘴尖舌长,能说会道,自我吹嘘,滔滔不绝,像那只爱唱的母鸡一样,占着个鸡窝不下蛋。个别恶劣的还窃取别人的成果去报喜称功,一点不觉得惭愧。

  本来,考核一个人的成绩,不是听他唱得好听不好听,而是看他“下蛋不下蛋”。但那善于炫耀和卖弄的人,生一个蛋就唱得像是生了十个似的,只做出三分成绩就吹成十分,碰上个凡事只用耳朵听不用眼睛看的糊涂长官,自然就博得了偏爱,于是一帆风顺,扶摇直上了。而那些埋头“下蛋”的人,由于他们一声不响,默默无闻,就很少为人所知,更不受重视。因此,他们既没有“蟑螂”可吃,甚至连个“下蛋的窝”也没有。

  喜唱或是爱静,本来只是人的一种个性,由于是长期养成的习惯,要完全改过来也颇不容易,但是,在新长征的途程中,人的生命到底有限,而探索宇宙奥秘的道路却又那样的无限和悠长,结果一天到晚都用于高谈阔论,搞“假、大、空”,又哪有时间及精力去钻研和攻关呢?最重要的还是认真蹲在“窝”里,多为九亿人民“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