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刁克利老师谈创意写作

2018-3-14 17:29| 编辑: admin| 查看: 6916| 评论: 0

编者按:

      早在1960年,许多美国语文教师就发现,专注于纠正学生的写作错误并不能改变学生的写作水平,于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开始向了”创意写作”的研究,不再关注学生的写作错误,以免抑制了学生的创意和构思。那么,什么是“创意写作”呢?创意写作的具体内容包括哪些?创意写作真的有那么神奇吗?开学伊始,带着这些问题,陆道夫老师和公众号小编通过E-mail的形式,对中国人民大学外国语学院刁克利教授进行了访谈,旨在给中国的大学师生带来一些思考和启发。



刁克利老师简介:


     刁克利,中国人民大学外国语学院副院长,教授,文学博士, 博士生导师。河南大学英语语言文学学士(1987)、硕士(1994),中国人民大学文学博士(2000),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Freeman Fellowship访问学者(2006-2007学年)。主要研究方向是文学理论、作家研究、文学翻译等。出版的著作包括《西方作家理论研究》、《诗性的拯救:作家理论与作家评论》、《诗性的对话:美国当代作家访谈与写作环境分析》、《诗性的寻找:文学作品的创作与欣赏》等。


      陆道夫(以下简称陆):刁教授,开学顺利,新春如意。记得2009年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当代世界文学研讨会时,你就率先在国内高校提倡创意写作,并且身体力行地译介了一套创意写作丛书到中国。请问,当时你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做这件事?创意写作真的能帮助中国大学生提高英语写作水平吗?

 

       刁克利(以下简称刁):陆教授,你好。谢谢你记得这么清楚,其实,我在2006年就开始关注“创意写作”(Creative Writing)的问题了。首先,我们应该在脑海中形成这样的观念“作家可以培养,写作人人可为”。创意写作的目的之一是培养更多优秀的作者。近年来,在中国出现很多鼓励创意写作的机构,这种状况令人鼓舞,也让我看到了创意写作在中国的希望。其次,从创意写作本身来看,创意写作以培养作家、提升创意能力为主旨,它有利于作家生态的改进。创意写作还有利于作家自觉写作意识的熏染和传承,没有这种自觉,作家会缺乏动力,缺乏写作耐心和韧性。最后,我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访学, 访学时,我采访了很多作家,从这些访谈中,我发现,创意写作的专业化开展,不仅可以使那些名作家有了安身立命之所,也可以为那些准作家们提供适宜的成长环境。创意写作把作家请进大学,登堂授课,作家亦教亦写,既总结传授自己的和别人的经验,也培养引领下一代作家的方向,教学相长,相得益彰。

     

       关于你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我认为,创意写作应该可以帮助中国大学生提高英语写作水平的。我在平时里常常听到好多人对自己许诺,说是等退休后一定要开始写作,把这一辈子经历的事情写出来,自己的一生绝不平凡。但事实上,我知道,这样的故事永远也不会写出来, 因为他没有写作的能力。这种能力需要经过长期的、有毅力的刻苦训练,而且是要训练有素。一般来说,好的故事有相同的规律,坏的故事有很多不同的毛病。把好故事的规律总结出来,传之与人,授之以渔,需要有经验的教师,需要专业的课程体系。学习掌握好故事的写法,避免写出坏故事,这需要用心学习和模仿。创意写作教授给学生的是一种方法和习惯,通过勤奋努力,再辅之以有目的性的练习,提高自身的英语写作水平才有希望。


左图:《西方作家理论研究》刁克利著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05

右图:《诗性的拯救:作家理论与作家研究》刁克利著  昆仑出版社  2006

      小编:记得陆老师在给我们上"当代西方文论"课时也强调过理论创新和批判性思维的重要性。不仅如此,陆老师还建议我们多读一些有创意的英美文学文本,比如海明威、菲兹杰拉德、多丽丝·莱辛、奈保儿等人的英文原版。请问刁老师,在阅读这些文本时,我们应该从哪些方面去着手做些写作储备呢?

 

 

      刁:嗯,这倒是个好问题,陆老师恐怕也和你们讲过了吧。我想补充的是学习创意写作,需要读书,可能比任何专业学科领域的人要读的书都多,还要会读书。中外文学有几千年的经典要读,浩如烟海的书籍需要遴选、推荐。为写作而读书,读法也要讲究,要学会像作家一样读书。作家的读书心得如果能够相传,那也是写作的好捷径。此外,布兰德在《成为作家》中也曾指出,要成为作家,必须对生活充满良好的、持续的热情,在日常生活中时常必须抱有童真、敏感,而且要看到事物的本质,从而产生深刻的认识。


《诗性的寻找:文学作品的创作与欣赏》刁克利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3

     陆:你的这些建议倒让我想到了诺贝尔得奖作家的演说词。我在读研究生期间就关注并收集诺贝尔得奖作家演说词,并打算与山西百花文艺出版社编写一本“诺贝尔获奖作家演说词”之类的书。虽然由于客观原因,最终没能出版此书,但我从中却学到了不同作家的写作心得和风格,对我以后的教学和研究的确很有帮助。记得莫言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也谈到过福克纳、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等作家的写作影响。

 

      刁:的确如此。研读诺贝尔文学获奖作家的演说词、对话录、书信、杂记等,对提高创意写作很有帮助,特别是能够让你与大师级作家保持对话,拓展自己的思维和视野。

 

      小编:谢谢两位老师的好建议。我要去图书馆找找类似的书籍读一读,看看那些文学大师们都有些什么样的奇思妙想。我还想问问刁老师,广外的王初明教授提倡英语写作的"写长法",这是不是对提高创意写作水平也有帮助?毕竟,如果没有创意的话,那就无法把一个句子续写下去,对吧。

 

      刁:按照我的理解,王老师提出的句子写长法,是想通过调节作文长度的要求,逐步加大写作量,从而提高写作能力。写长法与创意写作相辅相成,写长法通过加快知识向运用层面转化, 生成成就感,增强学习信心,打开学习的情感通道,超越自我,挖掘和释放学习潜力,开阔思路,可以提高创意写作能力。而创意写作强调提升创意能力、作家内心成长和外在环境的相互影响,促进作家角色意识的觉悟、作家的成长、作家创作和作家传播,这又有助于在同一时间内写多篇短文或写一篇长文。从这一层面来说,写长法与创意写作应该是相互促进的。 


《成为作家》(美)多萝西亚·布兰德著  刁克利译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1

     小编:长久以来,文学创作多被看作是一种天赋,而这种天赋是无法通过学校教育培养的。而且,文学创作也与性格和人生际遇分不开,有很多作家出身并不是很好,也未接受过很多教育,更不用说接受专业的作家培养,却能写出脍炙人口的作品,比如说,苏格兰诗人罗伯特·彭斯,他出生于一个佃农家庭,从小在田里干活,幼时只上过两年多的学,却写出了许多像《一朵红红的玫瑰》这样优美的诗歌。再如,小说家狄更斯小时候只在一所私立学校接受过一段时间的教育,父亲破产后,狄更斯也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但是,他也写出了许多类似于《双城记》那样的著名小说,请问刁老师,成为作家与天赋和人生际遇有关系吗?创意写作能够帮助到那些天赋不足,却一心想成为作家的人吗?

 

      刁:这个问题稍微有些复杂,但是,如果细细考察,我们就会发现,你所说的那些作家虽然没有接受过很多教育,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酷爱读书,一生中利用空余时间读了很多很多的书。罗伯特·彭斯虽然没上过多少学,但是他的父亲会在一天的忙碌后,亲自教他文法及神学知识,后来他又继续上学。他在学习英文之余,还学习了法语。要知道,彭斯这个人博览群书,天文地理,各国文学无不涉猎。而狄更斯呢,他虽然没有接受过很多的正规教育,但他的记者生涯却给他提供了很多学习和阅读的机会。他靠自学成才,写作了大量的优秀小说,甚至为马克思所称道。

 

      当然,一个人的写作天赋是无法依仗创意写作来传授的。事实上,任何一门教育都无法传授天分。教育能传授的只是除开天分之外,靠训练能掌握的东西。创意写作课程能够做到的是,帮助一个人在写作上入门,帮助入门者写得更好,帮助名家的创作在数量上更稳定。创意写作可以通过多种形式助力众多的写作爱好者,培育有品位的阅读者,营造适宜的文学环境。2006年,我在美国访学第二学期,去了亚特兰大参加创意写作年会。会议规模近五千人,很难想象,这是作家和文学从业者的一次大聚会。酒店里席地而坐的到处都是作家,人们在几条街的餐馆里都在谈写作,在电梯里两个作家还在交流。上百家出版社展示各式各样的创意写作图书和作家杂志。我在那里遇到了各种类型的作家,有生完孩子辞职在家的家庭主妇,有医生,有演员,都在写作自己的故事,讲演自己的创作体会,的确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小说写作教程》(美)杰里·克利弗著  王著定译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1

      小编:创意强调打破常规,破旧立新,但是写作则强调文化知识的积累,这就要求我们多读书,多读经典。但是,当下由于多媒体和智能手机的影响,纸媒经典越来越不被重视,电视及网络新媒体等常常借推广经典之名,而行娱乐文化之实,比如,前段时间,中央电视台的《中国诗词大会》节目,让中国的古诗又“火”了一把,也让很多人从中得到了古典诗词的娱乐创意之魅力。我在想,通俗文学作品强调创意与妙思,更多在乎市场效应和读者阅读之愉悦体验。而创意写作似乎更在意文学经典的阅读和吸收,通俗文学与经典名著似乎是一对矛盾体,请问刁老师,创意写作与经典名著阅读是否有所抵触呢?

 

 

      刁:不会有抵触,反倒可以反哺写作水平。要知道,创意写作是指任何形式的写作,但它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信息表达,它以表达思想、感受和情绪为目的,它以一种具有想象力的,通常是独特的又赋有诗意的方式表达作者的思想和情感。其实,随着多媒体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人们的阅读兴趣和阅读习惯也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阅读内容更加多样,阅读更加方便。通俗文化和经典名著都能够从不同的方面对创意写作有帮助。

       

      创意写作离不开阅读经典,阅读经典犹如“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卡尔维诺在《为什么读经典》中详细的介绍了什么是经典、经典的作用以及经典的区分等。读经典犹如与大师对话,不仅仅可以产生更多的阅读快感,更可以增长见识。就拿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来说吧,为什么今天还要读《哈姆雷特》呢?首先, 我们要知道《哈姆雷特》这本书所讲述的内容,其次, 要知道哈姆雷特是什么样的人,最后,综合这些,我们才能得出答案。按照故事讲,它说的是丹麦王子复仇记。经由莎士比亚的妙笔,《哈姆雷特》写出了多维度的人性,涉及了方方面面的人生:亲情舍离、别恨情仇、个人命运、家国前途。哈姆雷特是一个坚定的思想者、在危险的处境中,他是一个审慎的求证者、在真相明白之后,他是一个果敢的行动者。从哈姆雷特身上我们学到了,面对困境,应该所持有的态度,甚至如何面对生死。阅读《哈姆雷特》增加我们对自己、对家国、对命运的了解,帮助我们做一个坚定的思想者,审慎的求证者,果敢的行动者。所以,创意写作其实应该吸收多方面的文学营养,而不该把自己局限在经典名著的层面。

 

      陆:我非常同意刁老师的看法。经典也好,通俗也罢,开卷总有益,不必为自己设定所谓的阅读屏障。其实,读书的重要性,读各类书的益处,英国哲学家培根(Francis Bacon,)早在其名篇《论读书》(Of Studies)中说过了: 读书使人充实,讨论使人明辨,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聪慧,数学使人精密,哲理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有修养,逻辑修辞使人善辩,知识塑造性格。虽然这些年我一直强调阅读文学经典和思想经典,并编写了《西方文化英文经典选读》、《英译中国文化经典精读教程》、《英美经典短篇小说阅读教程》等教材,但我同时也开设“电影文化”、“西方艺术”等人文通识课程,目的就是让同学们开拓眼界、拓展思维、增加见识、提高素养。

 

左图:《英译中国文化经典精读教程》陆道夫、栗孝君主编  暨南大学出版社  2014

右图:《西方文化英文经典选读》 陆道夫、曾必好主编  暨南大学出版社  2014


      刁:看到了吧,陆老师其实也为创意写作做了很多贡献的,只不过他没有直接谈创意写作罢了。

      

      小编:嗯,是的。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两位老师今天给我带来的头脑风暴和思维创新,让我知道写作人人可为。让阅读成为一种习惯,在今后的学习中,我会多读书,读好书,多思考。相信同学们也会和我一样,从中受益。祝两位老师新学期有更多的创意,祝新学期健康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