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韩非子 孤愤第十一》

2018-2-7 10:59| 编辑: admin| 查看: 223| 评论: 0

  智术之士①,必远见而明察,不明察不能烛私②;能法之士,必强毅而劲直,不劲直不能矫奸。人臣循令而从事,案法③而治官,非谓重人④也。重人也者,无令而擅为,亏法以利私,耗国以便家,力能得其君,此所为重人也。智术之士明察,听用,且烛重人之阴情⑤;能法之士,劲直听用,且矫重人之奸行。故智术能法之士用,则贵重之臣必在绳之外⑥矣。是智法之士与当涂之人⑦,不可两存之仇也。

  【注释】

  ①智术之士:智,通“知”,了解,通晓。通晓法术的人。

  ②烛私:烛,明察,洞悉。洞悉隐秘。

  ③案法:案,通“按”,按照。按照法律。

  ④重人:朝廷中执掌大权的人,即权臣。

  ⑤阴情:隐情,阴谋。

  ⑥绳之外:绳墨以正曲直,绳墨之外的部分将被砍削,这里比喻权贵之臣必然受到裁。

  ⑦当涂之人:即朝廷中居要职、掌大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