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周郎自传

2018-2-7 10:51| 编辑: admin| 查看: 125| 评论: 0

华,浙东人士,少皮而废学,时扰相邻。纵横田野之间,绝农物之收,相邻见而视之狂野,多为不屑。后母惜之,更名为“敏”。意为新人,不可再孽。

华本性不恶而心善,却天生小眼,如作奸犯科之流。华青年行善,视天下老人为尊,见老人不变,多为助之;某日,华上学,见环卫拉车不动,欲过,华弃车助之。时有相邻无数,皆无人助之;行公交,华不予先后。先老弱病残于上,而后坐之。

华久观天朝,视天朝以金钱之气盛行,而道德沦丧。华连日收信无数,上书:某地血站,今日为献者特供“洗手液+浴帽”。当今天下O血稀缺,望华速速予以献血。华思之而淡然,笑曰:如此促销献血,何以匡扶天下正义之人予以献血,吾等献血乃为天下有需者供之,汝等以红会自居,干劲(通“尽”)天下不义之事,今缺之。乃于(通“与”)通讯公司苟同,广发传媒,以诓取血源,实乃欺诈。怒之!尔等与作奸犯科之流,有何差异。

今华读报,阅某地新型条约。加强路况整治。随意过红灯者,予以处罚。轻者罚金,重者刑拘。此计虽秒。秒在与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当而论。华笑之国人素质如此低下是何之过。“轻者罚金,重者刑拘”如此尚能改善乎?如能改善,乃民之破为改善,而非心底认知。过红灯者平民居多,富者稀少。民日赚100金,却因红灯而罚50金,何以为生计,非长久之计也。望大人三思而后行,体恤民情。

华者,贱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