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祈愿灯下的爱恋(第一部试读)第七章

2018-1-23 22:15| 作者: 尹丽晶| 查看: 475| 评论: 9

花蕊刚跑出三楼长廊就见一位女人正用手机通话,还提到‘救护’两字,就急忙扑过去求助:“姐姐,你也叫救护车吗?让他们顺便来这里一趟好不好?右侧、右侧第五个包房,有人出事了。”

 

说完也不管女人答应与否就火速冲下楼梯,又以十秒百米的速度冲刺逃出KTV。

 

途中也不知道撞了谁的肩踩了谁的脚,也不在乎谁在身后大声谩骂恶毒诅咒,总之她什么也不顾了,风一样奔跑,速度极快,以致超越前方行驶的出租车。

 

“呵呵!小姐的速度好快啊!其实你想坐车招手就是,不必这么卖力追车。”司机冲花蕊一笑,殷勤地打开车门。

 

被出租突然拦住的花蕊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心想:我们到底是谁追谁啊?居然好意思这么说?也罢,我就顺水推舟坐他的车好了,反正我也跑不动了。

 

故而上了车,道:“大、大叔,快开、快开车,我很急。”

 

尽管她的声音变调还结结巴巴,还是让司机感到惊讶:“哇,这么速跑还能说出完整的话,了不起!”他发出啧啧的赞叹还竖起大拇指。

 

花蕊心说:我是够了不起的,第一次改变形象就惊天动地,不但引人注目一个晚上还两次用残忍的方式伤害众生,一次用刀捅一次用酒瓶砸。我平时老实巴交的怎么这么狠毒呢,而且对方还是一米八几的大男生。不过我也是迫不得已呀,谁让他一再变态呢,流了那么多血还色心不改想做那种事。

 

唉,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那位姐姐会去包房查看吗?会的,而且她还会叫救护车,因为只有这样才是正常人做法不是吗?老天保佑,千万别让他死啊,求求您!

 

祈求完毕的花蕊见司机动作缓慢简直快急疯了,语言因着急也变得顺畅:“大叔,求求您快点开车好不好,实话跟您说了吧,我遇到了坏人,他们很快就会追来的。”

 

她习惯地做了个推眼镜的动作,发现眼镜不在,就叹了口气。

 

司机大叔立刻将车开动,还从倒车镜中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

 

“小姐,不必唉声叹气,告诉我地址,我肯定不让坏人追上你就是,嘿嘿,你坐我的车就对了,我可是出了名的崔大侠,崔飞车,平生就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有我在放心好了!”

 

他果然加速,越开越快,甚至好几次都超越了前面的车。

 

真是碰到好人了!

 

花蕊感动的想嚎啕大哭,但她尽量忍住哭泣报上地址,不过多了个心眼,只说离学校不远一个超市的名字。

 

出租车停在超市门前的时候,花蕊狂跳的心终于得以平复,总算暂时脱险了。当她要付钱时突然怔住,坏了,自己是被肖羽柔她们硬拉来的,根本没揣钱呀,何况她承诺打车钱全包了。这可怎么办?

 

就在花蕊不知所措时突然发现身上的衣服不是自己的,犹豫数秒后还是将手插进口袋,心想暂时借用一下,大不了回学校补上,应该不算偷吧。可惜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口袋竟是空的,她又翻另一个,也是空空如也。

 

“小姐,快点行吗?”司机心里焦急,却一直冲她微笑。

 

还好,当花蕊的手伸进衣服内侧的口袋时,终于摸到了钱夹。迅速打开再度失望。不会吧,里面竟然一分钱也没有,只有几张不知有何用处的卡。她将卡放回钱包,继续翻,终于翻出二十三块零碎的纸币,还是夹在一张宽大的字条中。

 

这次,花蕊的嘴巴变成了O形。

 

想不到这家伙表面风光其实比我还穷呢!可是,去那么豪华的包房竟然只带了二十三块钱,这也解释不通啊?对了,凭他们的相貌和今晚的变态举动,不会是牛郎吧?

 

小柔不是说亲眼见过身穿名牌的帅哥正和打扮时尚的老女人讨价还价吗?这就对了,难怪他们说我廉价还骂我是出来卖的,肯定是发现我没钱才发飙。没错,他们一定是等着钓富婆呢,反正花销有人付账,不带钱也很正常。

 

想到这她如释重负,惶恐不安也退去些。

 

他们那种人是该得到点教训,只要不死就好!她欣慰的同时还在心中感激着肖羽柔:若不是她无意中教会我这么多,也许我还是三年前什么都不懂的蠢丫头呢!

 

“小姐,快点行不,时间对我们司机来说就是钱呐!”

 

花蕊急忙将纸条放回原处,看了一眼计价器,笑了。还好,才十四块钱,付账绰绰有余。她大大方方给司机十五,道:“谢谢您,不用找了。”

 

她头一次单独打车,当然也头一次这么大方,毕竟他是恩人,多给他一块钱是应该的。

 

谁知大叔非但没接还一脸黑线:“小姐,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拉你地,万一被那些坏人查出是我拉你地,我可是要被他们痛扁地!还有我刚才可是超速行驶知道不?为了你我连爱车被监控拍照都不顾了,将来要罚的二百块钱你得替我掏吧。”

 

他真要气死了,见义勇为没有真钞实票,那他这么卖力做什么,何况他笑得一直很灿烂,怎么也得给点小费吧!

 

花蕊无奈,干脆将剩余的八块钱和先前拿出的十五放在一起,捧到前面的座位上,笑容可掬:“大叔,我浑身上下只有这么多,全给您了。您可真是一个好人呐,那您就好人做到底吧,谢谢拜拜下次见。”

 

说完迅速打开门下了车还冲司机鞠了一躬,一溜烟似的跑了。

 

司机摇摇头,将那些钱数也没数一股脑地放进腰间的钱袋,拉上拉链,撇撇嘴:“没脑子的小贱货,还以为自己捡了便宜?这么短的路程连八块钱都用不上!”

 

他笑着离开,速度比方才还要快。反正他只是车主雇的夜班司机,今天还是最后一次当班,犯不着顾忌太多。

 

且说花蕊偷偷溜进空荡荡的宿舍,急忙除去假发洗净脸又换上校服和运动鞋,而后来到自己的床铺,从贴身的防盗内裤里取出小小的钥匙,打开床头那只破旧的皮革箱的锁。

 

衣物干净整齐的躺在里面,却没有一件值钱的。

 

“就是将这些全部赔给孟晓玲也不见得她会答应,要不陪她钱好了!”花蕊叹了口气,从箱子的另一层掏出帆布钱包,将里面所有的钱数了一遍,长出口气。

 

“已经毕业了,我居然还剩下二百块?还上一百六的裙子钱,买回家的车票也绰绰有余。还好自己平日格外节俭,否则糗大了!”

 

迅速将一切回归原位,这才找来大塑料袋,将花美男的衣服连带被他撕破的衣裙一股脑塞进去,系了死扣,然后做贼般绕到学校后门不远处的垃圾箱,丢掉罪证。

 

仿佛一切恢复到从前,可是花蕊的心再也回不去了。且不提被人猥琐亲吻,还鬼使神差成了在逃的伤害犯,万一他死了,她的人生也就完了,就算无人报警她也不会安生的,正如他说,今后她所有的噩梦中都会出现他的脸,永远也不会忘记他!

 

想到这花蕊打个冷战,一阵毛骨悚然袭来。

 

本想隐瞒肖羽柔,当她看见学校门前的IC卡公用电话时立即改变了主意。打通她手机那刻,仿佛见到了亲人,再次落泪,告之自己杀人了。

 

谁知那厮竟然在电话里笑。

 

“小蕊,你怕我怪你中途跑掉才故意这么说的对吗?真是幼稚,就算你说谎也得贴谱才是,居然编造这么荒唐的故事?当我是白痴吗?别忘了我才是说谎专家。放心好了,我不会骂你的,因为你今晚表现的很出众,你知道么?张磊居然向我们打听你呢,胡娇娇也一副挫败的模样。”

 

花蕊哪有心情听这些?故而带哭腔打断她:“小柔,我怎么敢拿这种事开玩笑?我真的杀人了,就在三楼的包房。”

 

肖羽柔突然沉默,而后压低了声音:“这里不方便,我出去再和你聊,千万别挂电话。”

 

十几秒后又传来她的声音。

 

“小蕊,整个KTV的人都在议论这事呢,他们说有个小太妹钓凯子不成就行凶伤人,不但畏罪潜逃抢走巨款,逃跑途中还撞倒一位客人伤到尾骨,就连老板娘的脚趾也被她踩骨折了。可是我做梦都想不到你就是那位小太妹,现在好多人都在找你知道吗?KTV的老板还扬言抓住你后先把你打残再报警!你到底搞什么,怎么闯这么大的祸?”

 

花蕊惊呆:“居然冤枉我,那些牛郎真够卑鄙!”眼泪情不自禁流出,越发汹涌。

 

肖羽柔语气困惑:“他是说他们是牛郎,可是你为什么去三楼,又怎么惹上他们的,到底怎么回事?快说啊,说清楚些!”

 

花蕊吸吸鼻子,就将一切原原本本详细道给她听。

 

肖羽柔惊骇:“被人误会?你哪里像出来卖的?钓凯子的小太妹更和你的打扮不沾边!他们到底有没有审美观念?不过你也真是的,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你不懂吗?在人家的地盘还敢那么放肆,少说一句能死啊,再说你也用不着杀人吧,还连杀两次,你不是说平时连杀鸡都不敢看吗?对了小蕊,说实话,你到底被那个牛郎变态那个没有?”

 

她将‘那个’二字加重语气。

 

花蕊哭道:“我就是在差点被他那个之前插他砸他的呀,我要是不插他砸他,现在已经被他那个两次了,万一我被那个了,这辈子彻底玩完了,好险呐!”

 

肖羽柔长舒口气,赞叹:“小蕊你真是酷毙啦,这样英勇捍卫自己的贞洁,值得我们学习!”花蕊郁闷极了:“如果他死了我就得给他偿命,你想学我被枪毙吗?”

 

提到枪毙二字,她哭得更厉害了:“我不想死小柔,救救我!”

 

肖羽柔被她哭得心烦意乱,于是劝道:“你别胡思乱想好不好,我听说变态帅哥已经被他朋友送进医院了,别担心他死不了的,电影里的主角被插到要害都死不了,一把破水果刀又怎能插死人,空酒瓶砸头更不会有事,人家练铁头功的还故意用自己的头撞砖头呢!以我多年看警匪片的经验,他绝对死不了。而且头部腹部都不算重要器官。”

 

之后又说:“哎呀,你的刀没扎到肾上吧?如果扎到肾上,那他就算不死这辈子也废了,对好色的帅哥来说那才是生不如死呢!对了,你的酒瓶到底砸在他的前额还是后脑勺?要是砸在前额那他彻底被你毁容了,小蕊,平心而论你也够狠的,不但毁了人家的肾还破了人家的相,你让人家怎么活,尤其他还是做牛郎的。唉,太可怜了!”

 

尽管她平时提起牛郎很反感,可是,死党口中比张磊还帅几倍的牛郎就另当别论了!

 

此时的花蕊就差吐血了。

 

“肖羽柔,你一会没事一会有事,到底什么意思?还说什么头和腹不算重要器官,头腹不重要哪里重要?再者,你家的肾长在身体前面吗?你连我扎到哪里砸到何方都不知道怎么敢肯定他没事,你到底是担心我还是担心人家的肾和脸?算啦,与其跟你在这浪费时间不如我去自首算了,何况我的做法应该算自卫!”

 

肖羽柔被她的言语吓到了。

 

“小蕊,你不会因为和我赌气才想去自首吧,万一人家没报案你岂不是自投罗网,伤人加抢劫的罪名可不小呢!你认为警察会相信你的话吗?还有,凭我的直觉他们绝对不会报警的,要报早报了,再说做牛郎的怎么可能报案,除非他们脑子撞坏了,最重要的一点,他们就连报复你都不可能,因为我们已经毕业了,你报考的大学又距这里千里之遥,天南海北的他们根本找不到你,所以你尽管放心好了,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只要你永远不再回来,不对任何人提及此事。”

 

肖羽柔的话的确让花蕊安心些,却依然惶恐着。毕竟一些事,并不是她这个年纪所能承受的。

 

第二天一大早,花蕊就踏上回家的列车。当火车开动的一刻,她那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放下了。

 

望着这所有她三年记忆的城市随着飞快的火车渐行渐远,她在心里轻吟:告别了,我的高中时代,告别了,可怕的噩梦,我今生今世也不想回来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19

刚表态过的朋友 (19 人)

上一篇:一站路下一篇:竞聘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尹丽晶 2018-2-1 09:41
谢谢各位作家!
引用 米薇蓉 2018-1-27 21:09
欣赏学习
引用 曹玉丽 2018-1-26 22:26
学习了。
引用 北大闲人井深 2018-1-26 22:25
很生动,继续看
引用 珠珠l 2018-1-24 23:04
认真阅读了这一章,很欣赏,小说重在人物塑造。这部小说的人物塑造具有鲜明的个性,同时又具有社会普遍性,对主人公的心理描写刻画得很细致入微,又合情合理。作品的视角以一群高中生的学习和生活来深入展开,这是一群不容小窥的群体,值得关注。同时故事耐人寻味,有想继续阅读下去的欲望。赞赞!
引用 九天雄鹰 2018-1-24 15:01
【特约编审评语】:欣赏老师好小说。
引用 阳光柔剑 2018-1-24 09:31
写小说不仅思路宽阔,而且要有耐心。喜欢作家的作品,小说语言朴实,人物形象突出,故事生动感人。点赞!
引用 朱建根 2018-1-24 08:18
拜读,学习。
引用 谭贯文 2018-1-23 23:55
情节紧凑,故事生动。

查看全部评论(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