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生命奇迹(报告文学)

2017-12-2 17:29| 作者: 钱绪彬|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185| 评论: 9

早在17年前,长达70多天的一场生命大营救,令人终身难忘。提心吊胆的抢救过程,虽惊心动魄,扣人心弦,不堪回首,但结果圆满,欣喜万分,感天动地,乃人间奇迹。
   ——题记
   
   2000年11月9日下午,天色阴沉,微风徐徐。正在办公室忙碌的我接到不幸的电话,侄儿启胜乘坐别人的摩托车摔得人事不省,需及时抢救,不然有生命危险。当时,有点吓懵的我容不得多想,赶紧跟单位请假,火速赶往家乡的县医院,联系好抢救事宜。
   一、县城抢救
   出发前,我给二哥打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好在给吉文兄一打就接了,这或许是上帝的安排。在迫不及待讲明缘由后,我几乎是下命令:“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百分之百的抢救。”说完,还叮嘱他,既要用最快的速度,又要注意安全!挂断电话,各自快速行动。吉文很快找到一辆吉普车,仅用2个多小时就把伤者火速送到了县医院。平常,需要4个小时。我和同事、老乡小红从单位赶到县医院他哥哥家只需两个多小时,泡的茶还没来得及喝,就接到吉文的电话,说快到了,让医院做好CT检查的准备工作。当时,电话让我心惊肉跳,因为按时间推算不可能这么快,担心人不行了,下一身冷汗。之所以叫上小红,是因为需要他哥哥帮忙联系好进院检查事宜。大约七点多,启胜一到医院,焦急等待的我没能多看一眼,医生直接把他推进了检查室,没耽误一分钟时间。经检查,他属于脑干大出血,压迫神经,而导致的重度昏迷,身上也没有外伤。
   据医生介绍,此处的淤血动手术抽有生命危险,只能靠自身慢慢消化吸收。待检查完,医院便将其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当时,闻讯赶来的还有在县城上班的西乔哥,见他时还气喘吁吁的。忙完后,我才过细打量吉文兄。只见他左胳膊夹着一条已抽过几包的红塔山烟,用于打点司机和帮忙的人。他一身的酒气,不看脸,就知道喝了酒。安排好启胜,总算松了口气,虽然没醒,但颅内的血止住了,暂无生命危险。毕竟在医院,心里也踏实多了。随后,便召集吉文等人吃便餐。说实话,没心情喝酒,但是必须敬大家,都是启胜的救命恩人。吃完饭,我和吉文、明安兄三人,找个宾馆,有点心不在焉地与他们吹牛、聊天。大多数时间是他们说我听。因为,虽然我人在那儿,可是心却在医院,时刻都在想着昏迷中的侄儿和照看他的家人。由于三兄弟难得一见,总有说不完的话,不知不觉已到后半夜。最后,还是我催了几次,总算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天就亮了。次日一早,我们三人迎着丝丝寒风来到医院,和二哥向医院问明情况。医院说,启胜大概只有百分之十的希望活过来。当时,脑子又一下子懵了。寡言的二哥直直地盯着我。等我缓过神来后,心想:即便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百分之百的救。于是,急忙跟医院表态,钱不是问题,用最好的药。医院吃了定心丸,救治得更积极了。虽然我们跟院方交了底,但是启胜糟糕的真实状况不敢跟大嫂子说啊!要知道,大哥才走一年多,而现在启胜又这样,嫂子能经受得住打击吗?若不说,一旦有个三长两短,无法向嫂子交代,真是太纠结了。此事,我跟明安、吉文兄讲时,他们都劝我要跟嫂子说实话,一是她有权知道;二是做好最坏的打算;三是你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我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最终采纳了建议。于是,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把大嫂叫到一边,将医生的原话说给她听,还说了些苍白无力的安慰话,只见嫂子原本沉闷的脸,一下变得乌黑了,眼圈有些泛红,她赶紧低下头掩饰着。她平复心情后,一字一句地说:“燕子是他一妈所生的姐姐,要及时通知她来看一眼。”
   当时,侄女在市卫校读书。嫂子的话,使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无言以对。这是在安排后事啊!心想,嫂子的命咋这么苦啊!万一抢救不过来,她还咋活?当时,身上打了个冷颤,不敢继续想下去。但转念又想,启胜一定会醒过来的,这是我一直的信念。假如,启胜真的醒不来,真是太可惜了。他才18岁,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不会,绝对不会的,上帝不会如此绝情。我在心里无数次地默默祈祷。住院期间,父亲、大嫂、二哥嫂们轮流把侄儿照顾得无微不至,只是辛苦了自己。而我和妻子,因工作没空护理,实属无奈。后来,听说宗梅嫂子还特意照看过启胜一夜,在困难时刻,还是亲人们好啊!
  二、转往市院
  由于县医院治疗技术有限,在启胜的病情趋于稳定后,该院建议转院,正好,我们也有此意。谁知,医院不安排医生护送,也就是说不负责途中病人的安全。这一做法遭到我们坚决反对。当时,我十分气愤地跟医院说:“假如医院不派人护送,出了问题要负责,护送费用一分不少。”掷地有声的话,将了医院一军,才派了一名女医生护送。由于启胜输液不能停,是由政宣哥和我轮流托举着吊瓶抵达宜昌。举的时间久了,胳膊发酸,除了换手,就是换人,没更好办法。那个紧张而又感人的场面,至今刻印在我脑海里。或许,一行的其他人也不曾忘记。由于救护车不能开快,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颠簸才送往市中心医院。刚进医院,才知道人满为患,根本没有空余床位,就连走廊里也摆满了床铺。怎么办?紧急关头,也只好动用我父亲的老同事艾教授帮忙了。
   通过艾教授打招呼,启胜很快暂住进了高级领导干部享受的病房。听说,一张床就得一万多块,也只按普通病房标准收费。记得,不知是谁,坐了一下床,被护士吼起来了,气得我差点跟她理论。当时,主要由大嫂、二哥嫂、父亲和燕子等人轮流在医院照顾侄儿,每天就是输液,无法服药。我和妻子上班,只能休息时去看望。可以想象,照看启胜的日子十分难熬。他们吃不好,睡不好,洗不好,开支大不说,还心急如焚,每天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没办法,遇上这样的事,只能慢慢熬。在度日如年的10多天时间里,男人变得胡子拉碴,女人变得寡言少语,彼此之间变得木讷,无表情,每个人都有些憔悴了。而我虽在单位上班,但成天想的是侄儿的病情。而那个时候,手机很少,联系不便,心里更加急躁不安。住院期间,许多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前去看望,给予了全家人莫大的安慰和温暖。
  三、回家治疗
  由于在市医院费用高,且很不方便,加之,启胜的恢复不是十天、半月就能醒过来的,更主要的是治疗很简单,用药也不多。假如,继续住下去,多花钱不说,所有护理人也会被拖垮,家里也照管不到,付出的代价太大。尤其担心年迈的老父亲身体支撑不住,劝他离开肯定无济于事。为此,住了10来天后,我有了个大胆而又冒险的想法,即想劝嫂子将启胜接回家继续治疗。我知道,这一决定似乎有些残忍。但是为了既少花钱,又方便,还能治好病,我忍不住还得充当“恶人”。于是,我便鼓起勇气,把想法跟大嫂说了,没想到她很配合,居然同意了。对此,我特别感谢嫂子的通情达理,更佩服她的冷静和坚强。大嫂的胆识和智慧,总能在关键时刻体现出来。这是侄儿和家人的福分。此事,仅跟大嫂说还不行,我又分别跟父亲和二哥嫂商量,尤其还让二哥留意医院的用药,以免回家后效仿着继续使用。一家人达成了一致意见,就算定下来了。
   然而,我们的想法只是一厢情愿,最终还得过医院这关。于是,我们又跟医院负责人协商,在讲明想法和继续治疗方案后,院方表示理解,并经过专家同意后,不仅答应了请求,还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太好了,家人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当时,我作出这个决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是父亲和二哥都是医生,具备继续治病条件,而且父亲退休后,在家开了一个小药店,治疗方便;二是只要做通家人的工作,就能挡住亲戚朋友及左领右舍们的风言风语。对于“医院治不好了,放弃了才弄回家”“人都弄回来了,可能没救了”等等之类的说法,我们事先都预想过,也是人之常情,大可不必理会。重要的是,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们自己不放弃治疗就行。
  在接启胜回家时,也颇费周折。首先是借用政宣哥单位的救护车,仅付了油费和过路费,多亏了他的大力支援。由于该车底盘低,车只能开到离家6公里多的地方。后来,又请巴士车,采用接力的方式,沿着凹凸不平、弯弯曲曲的泥巴路,艰难而又小小翼翼地将启胜安全的接回家。只等到家的那一刻,大家悬着的心才算落地。当时,巴士司机一分钱没收。据说,他跟大哥关系好。最后,他只接受了硬塞的两包烟。在我们临近家门的那一刻,眼前的一幕让我眼眶湿润。只见大嫂房前站满了关心的人,有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当将伤者抬进屋时,自然腾出了一条通道,无数双手在护送,无数双眼在关切,无数情感在传递,一切都在井然有序地进行着。屋内,启胜像熟睡一样静静地躺在床上,人们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就像蜜蜂采蜜时的声音;屋外,闻讯赶来看望的客人接连不断,浓浓的人气抵寒冷,张张的笑容暖人心。
  启胜在家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好在回家后不着急。由于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每次不是他爷爷,就是他二爹给他输液,都必须有人守在旁边。这一守,就是两个月时间。期间,据他爷爷讲,只花了5000多元医药费。而爷爷出药费的事只字未提。他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还坚持每天日夜守候治疗,真是功不可没。假若,一直在市医院治疗,极不方便不说,花5万多元恐怕都不够。当然,只要人能活过来,花再多的钱也值得。只是,这样的选择更好。在家治疗时,看望侄儿的乡亲们可谓是络绎不绝,有的还留下来照顾他,熬更守夜,不离不弃,温暖人心。令家人十分感动和感谢。
  四、出现奇迹
  启胜在经过70多天与死神搏斗后,终于醒了过来,全家人及所有的亲戚朋友们日夜盼望的奇迹出现了,高兴、兴奋的心情难以言表。此时此刻,大家感到付出再多,都觉得值。只是这个奇迹姗姗来迟,考验着我们的耐心。直到这时,我才长吁了一口气,不仅没有成为家里的罪人,还庆幸自己“决策英明”。这个奇迹,是信念坚定、不离不弃的结果,是家里家外、社会各界好心人士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大哥九泉之下保佑的结果,更是启胜体质好、恢复快的结果,真是欣喜万分,扬眉吐气,可歌可泣。大嫂看到宝贝儿子终于活过来了,躲着嚎啕大哭了一场,压抑数月的痛苦折磨,终于在那一刻爆发了,这是摆脱痛苦的释放,更是喜极而泣的热泪。释放吧!大嫂,为你,也为我们。
  治疗期间,曾有专家断言:“即便醒了也是植物人。”言下之意是让我们放弃或不抱多大希望。启胜,好样的,你打破了不变的神话。事实胜于雄辩,无论你难以置信也好,不可思议也罢,总之,伤者奇迹般的好了。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当时想,启胜,你一定要通过努力来印证这句话。尤其是启胜在后来慢慢苏醒阶段,身体会不由自主地乱蹬乱弹,不听招呼。排尿管,因不停地动弹,难以正常排泄,到最后,差点连管子都取不出来,直累得父亲和二哥满头大汗。两个多月未解的大便,更是难以排除,直痛得他大喊怪叫。心疼得大嫂偷偷抹眼泪。每次输液时,必须一两个人使劲按住才能完成。有时,累得家人和跟前临近帮忙的人汗流浃背、筋疲力尽。这种费劲的护理,持续了将近一周。启胜,你恐怕到现在还不是很清楚当时的情形吧!若是,建议你详细询问你大婶和爷爷们,更要好好孝敬他们。这件富有传奇色彩的事件,不仅对于侄儿,就连医学界来说,也是个奇迹,以至于时隔多年,在当地仍然传为佳话。当时,我单位领导和同事以及好朋友们得知好消息后,都为之感到无比高兴。说实话,自从在县城看见启程的那刻起,我一直认为他会醒过来、好起来的。正是有了坚定信念的支撑,才使我和家人一道,共同努力度过了难关。这是全家人不幸中的万幸,是上帝的恩惠。特别感谢大家鼎力相助!这份恩情,永世难忘。
  五、恢复正常
  自从启胜苏醒过来后,一天比一天好,这主要得益于他的年轻,不然,不会这么快。一开始,由于他身体虚弱,不能说太多的话,也不便多交流。然而,家人最想知道的是,他的记忆是否能恢复?或恢复得怎么样?等等疑问,都不得而知。一个月、两个月,随着时间的流逝,启胜也慢慢好起来了,家人的心情,随着他的不断好转,多云转晴了,尤其是大嫂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通过与启胜聊天,让他回忆过去的事情,以及是如何摔伤的等,得知他的记忆还是丢失了不少。对过去的事,有的记得,有的不记得,摔伤一事更不知道,或许是怕责怪他的缘故吧!半年、一年以后,启胜大有好转,基本能记起过去的事情,并且可以打花牌了,更难得的是,他幺妈出的初中数学题,也能做对,这足以说明脑伤对他的大脑影响不大。这真是一个值得高兴的信号。当时,我暗喜“启胜,你找得到媳妇了!”现实是最好的见证。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记得,直到启胜苏醒后,我才有心思和精力弄清楚他究竟是怎么摔伤的。通过了解,他坐的是亲舅舅骑的车,行驶在乡村公路的“回头线”转弯处,由于车速较快,直接驰入三米多高的坎下,重重地摔在树林里,当场不省人事。好在他舅舅无大碍,否则,连抢救的人都没有,后果不堪设想。此路,是我回老家的必经之路。自出事以后,每次经过时,都会敲响警钟,亦是好事。

时隔三年,启胜的记忆和体能基本恢复了正常,也能做些轻体力活,只是用脑不能过度,否则,不利于更好地恢复。有趣的是,自从他好以后,胆子变得比原来大多了。原来,他一直很惧怕我,而现在,好像不怎么怕了。诚然,我并不可怕,只要他听话、成器,我高兴都来不及。拉斯基说过:“生命是惟一的财富。”显然,启胜是家人的财富。怎么少得了?十年前,启胜家不仅盖起了新房,这主要是他大婶(亲妈)的功劳,而且还娶妻生子,乖巧懂事的女儿已上小学,一家人其乐融融,生活得很幸福。可是,无论何时,他都不能忘记曾经帮助过的恩人、好人。否则,全家人都不会轻饶他。
  启胜的大婶为他们付出太多,自从大哥走后,三十九岁的她没有再嫁,一人撑起这个家,含辛茹苦地把俩个侄儿拉扯大,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直到成家立业,才算松了口气。这份恩情,侄儿们一辈子都还不完。这不仅彰显出伟大的母爱,而且还见证着忠贞不渝的爱情。大嫂不愧为全家人的骄傲。死里逃生的侄儿,对大嫂是最大的安慰,就算付出再多,也是满脸堆笑。侄儿也是在大嫂的精心抚养、教育和帮助下,才懂得了感恩和逐步成长成熟起来的,他早已成为真正的男子汉和敢于担当的人。
  回想往事,深感启程的命真大,上帝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祝福他,也祝福我们全家。启胜虽然经历了生死劫,但是并没有吓倒他。受惊吓的都是家人和亲戚朋友们。因此,在他恢复记忆后,我特别提醒他,无论是驾车、坐车,无论何时何地,务必倍加珍惜生命,只有安全,生命才有保障。同时,我还经常要求和敲打他,务必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不仅要牢记在这次车祸中所有关心、帮助你的人,而且还要尽可能地予以回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唯恐他出现差错,我还时常鼓励他,必须活出个人样,唯有如此,才是对大家最好的感恩和回报。回顾十多年来,启胜在社会上和家庭生活中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总体来说,没有让人失望。同时,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以后他会做得越来越好。 
  后记:
  此事,已过去十多年,也不是现在才写。早在五年前已完成初稿,并给大嫂和启胜看过。从他们无声的眼神中,我读到了喜悦和满足。如今,旧事重提,主要源于抢救生命那段刻骨铭心且值得骄傲的记忆时常浮现在我眼前。她不仅时刻提醒我不能忘记好人,也警示我们遇事必须注意安全,敬畏安全,敬重生命。我时常想,凡事人定胜天,人是第一因素。假如,我们没有较好的人际关系,没有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没有良好的医疗条件,绝不会有圆满的结局,可能启胜的命已不保。听说,就在他出事不久,一个类似的车祸,且伤得没他重,因抢救不及时等原因,命丧黄泉。通过此事,对我启发很大,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一种教育。教育我们如何做人,怎样做事,怎么助人。同时,也使我深刻领悟到,越是危难时刻,越要镇定自若,沉着冷静,等等。这,正是我真实纪录此事并极力宣传的初衷。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我和家人将永远铭记和感恩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衷心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6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钱绪彬 2017-12-13 22:46
九天雄鹰: 【特约编审评语】:好文笔,欣赏学习。
感谢老师关注和鼓励。祝创作愉快!
引用 钱绪彬 2017-12-13 22:46
张宜祥: 大难之际,一家人和睦团结,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抢救的是生命,换来的是亲情。众人热心肠主动关心,让人间充满爱,感天动地,情义无价。更可贵的是作者那颗感恩 ...
感谢老师关注、评论和鼓励。期待佳作不断!
引用 九天雄鹰 2017-12-7 09:57
【特约编审评语】: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张宜祥 2017-12-6 21:00
大难之际,一家人和睦团结,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抢救的是生命,换来的是亲情。众人热心肠主动关心,让人间充满爱,感天动地,情义无价。更可贵的是作者那颗感恩的心,时刻提醒自己和患者不忘记过去,记住帮助过人的恩情,做一个好人。好人一生平安!祝福你们!
引用 米薇蓉 2017-12-5 13:31
人间奇迹
引用 钱绪彬 2017-12-3 22:18
沈汉彬: 拉斯基说过:“生命是惟一的财富。”人命关天,生命至上!
感谢关注和评说!祝佳作不断!
引用 钱绪彬 2017-12-3 22:18
朱建根: 敬畏生命,敬畏安全,在高速运转发展的今天,人的生命是第一位的。本文叙述细腻,情节感人。点赞。
感谢关注、评论!祝创作愉快!
引用 沈汉彬 2017-12-3 20:23
拉斯基说过:“生命是惟一的财富。”人命关天,生命至上!
引用 朱建根 2017-12-3 09:56
敬畏生命,敬畏安全,在高速运转发展的今天,人的生命是第一位的。本文叙述细腻,情节感人。点赞。

查看全部评论(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