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背叛的异彩(阳光柔剑)

2017-11-23 14:12| 作者: 阳光柔剑| 查看: 426| 评论: 16

【内容简介】章中,人物的命运跌宕起伏,故事情节一波三折,历史背景交代详尽。三个人在青葱的年纪里相遇,而后各奔东西。多年之后,水鹰巧遇汝萍,两个人在不断地接触中逐渐产生了感情。此时,杨火龙的出现,打乱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霸道而工于心计的杨火龙,陷害了水鹰,得到了汝萍。这场被算计的婚姻因为水鹰的出狱而结束了。命运兜兜转转间,两个同母异父的孩子竟然相爱了。文章到了最后,杨火龙跟水鹰相继因病离世,两个年轻人无法面对世俗憎恶的眼光,选择了逃离。汝萍因为轻信杨火龙,不相信自己的爱人水鹰,才造成了自己一步错,满盘皆输的局面。晚年孤独的她,开始关注弱势群体。素简的文笔,复杂的情节,较大的时间跨度,将不幸婚姻中的负面影响精彩形象地演绎出来。

 

(一)
  那年,他和他都十三岁,同在一个班级。
  他叫杨火龙,说话粗声大气,有一米七的个。
  他叫柳水鹰,长得细皮嫩肉的,很文静。
  在一个月亮的晚上,他和他结拜了兄弟,龙为哥。鹰为弟。对天发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那时,正值文化大革命,他俩都参加了“红小兵”,经常参加批斗校长或“地富反坏右”的会议。火龙声音洪亮,带头喊口号,可没少出了风头,不少女生向他投去敬仰的目光。相比之下,水鹰胆小怕事,就显得很不出众。
  一天,火龙说:“弟弟,明天开批判大会,要贴满大字报,我说你写。”水鹰的毛笔字写的不错。当即就答应了。以后,水鹰就经常帮他们抄写大字报。
  开会那天,围一圈子人在看大字报。“呀!谁得大笔,这毛笔字写得可真棒!”“是呀,还真有王羲之的风骨呀!”这时,火龙大声说:“还能有谁,我弟弟水鹰呗!”人们的目光“唰”的一下集中到水鹰的脸上:有敬佩,有羡慕,也有赞赏。水鹰可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只见他的脸一下子红到耳朵根,羞得连一句话也没说。从那时起,一位女生的眼神再也没有离开他。
  五月初,县里要召开批斗“祝马阎王”大会,大点学生都去了,就几个十三四岁的小学生,家长都不同意去。都感觉相距城里四十多里路,还要背上被子,水壶,太累了。火龙和水鹰都说服了家长,做好了准备。
  他们背上背包,还真威武。正当准备出发时,跑来一位女生,她就是季汝萍,十四岁。“水鹰,火龙,我和你们一块去可以吗?”
  火龙二话没说,满口答应,“好啊!”
  只有水鹰犹豫不决:“男女生在一起不方便吧?”
  火龙说:“管不了那么多事,快走吧!”
  就这样,他们进城了。
  在城市党校的教室里,他们住了两个晚上。他们三人相互照应着,饿了就啃点干粮,渴了就喝自来水。幸好,有一位四清干部是本村的,还管了他们两顿饭吃:白馍馍,猪肉炖白菜,真香。
  由于参加大会的人太多,他们连会场都没挤进去,就在边上溜达了两天。
  从城里回家后,三个孩子的脚上都磨出了泡。
  打那次,他们三人就结下了朦朦胧胧的友谊。

特别是杨火龙,对季汝萍处处关心,从心眼里喜欢。
  
  (二)
  初中毕业后,他们就分手了。杨火龙提前接班,在银行当职员。柳水鹰上高中后去当兵。只有季汝萍考上大学。
  十几年后,柳水鹰从部队回来,转业到亿恒集团公司。那时,杨火龙在下海热潮中融入了潮流,早在亿恒集团公司有一席之地,担任“财务总监”。柳水鹰呢,好学上进,在很短的时间,就晋升到销售部门经理的职位。好兄弟遇到一起,真是无话不谈,十分投机。杨火龙自已光棍一条不知愁,还成天张罗着为这个“剩男”弟弟找对象哩。
  就在初秋的一天,柳水鹰去火车站送客户,偶尔见到了一个人,从此,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柳水鹰坐车刚想离开火车站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招手搭车。他赶快将车停靠在女人身后,打开车窗:“同志,到哪里呀,顺路捎你一段。”那女人一回头,愣住了:“你是水鹰吗?”水鹰也认出来了:“你是汝萍?”
  就这样,柳水鹰把季汝萍接到宾馆,少不了问长问短,叙叙旧情。他们在一起吃过晚饭,就各自休息了。
  柳水鹰后来才知道,季汝萍的父亲是位高干,在文革中被下放到农村。后来落实政策,才回到北京了。汝萍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教育工作,这次是申请到边疆城市开办私立学校来了。因为忙事业,一直没有谈婚论嫁。
  不久,在水鹰的帮助下,季汝萍开办了一所私立中学,单身一人吃住在校。
  柳水鹰和季汝萍经常接触,慢慢就成了男女朋友。
  在一次夜总会上,杨火龙与他们相遇。老友相聚,热情倍加,自然是杨火龙请客。饭后,杨火龙执意要送季汝萍回学校,被季汝萍婉言谢绝,最后,还是柳水鹰送她回家。至此,杨火龙心中很是不悦,他在心中慢慢酝酿一个报复计划。
  杨火龙是位风风火火,当作敢为的人,他看好的事情,还没有漏过手。
  回到家里,杨火龙越想越烦,把与前妻的合影照片摔得粉碎,心想:本来这才是我的婚姻,我非把季汝萍弄到手不可。原来,杨火龙上班后就结了婚,因妻子不能生育离婚了。但是他们是有感情的,至今旧情难忘,时常把旧照擦拭的干干净。
  一周后,出事了。柳水鹰负责的销售回款,再返回的路上,放在车上的伍拾万现金被抢了。杨火龙多次在众人面前说,“我已向老板求情,柳水鹰也是为了公司,当时公司不正在接受审计吗,不能使用账号打款呀。他也是一时疏忽,还请看在他过去业绩的份上,给他留条后路。”背地里,却火上浇油,为老板出谋划策。很快,立案侦查。谁知,在警察搜索中,竟然从柳水鹰的宿舍里找到了这伍拾万现金。
  后来,因柳水鹰“监守自盗”,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人们看见杨火龙跑前跑后的,还以为是他为柳水鹰减轻了不少罪责呢。其实,没少使了绊脚。
  此后,杨火龙对季汝萍关怀倍加,还差人给她送了一封柳水鹰写的《解除恋爱关系协议书》。在杨火龙的再三催促下,季汝萍签了字。当时,杨火龙已经与季汝萍的父母摊牌,自然,二老也不愿意将自己的老闺女嫁给一个诈骗犯。
  三个月后,杨火龙与季汝萍结婚了。次年就生了一个小子,取名杨雨。
  三年后,柳水鹰刑满出狱。当他与季汝萍说出实情之后,汝萍失声痛哭:“我说你怎么能写出解除恋爱关系的协议来呀,原来都是他搞的鬼。”几个月后,经过公安调查,杨火龙因陷害他人罪,加之组织抢劫罪上诉法院,被判刑入狱。
  值此,一对鸳鸯才真正走到一起。他们互恩互爱,小日子过得还算顺利。一年后,生一女儿,取名柳霞。
  
  (三)
  杨雨不满三岁时,因父亲犯罪入狱,由爷爷奶奶抚养。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阴影。杨火龙刑满释放后,对柳水鹰一直怀恨在心,寻机报复。因此,成天纠集一帮孤朋狗友,吃喝玩乐,彻夜不归。一旦回到家,对杨雨更是经常打骂,连老人也不放在眼里。爷爷说:“他不是个人!”杨火龙扬言:“一定要把季汝萍弄到手!”并多次四处寻找,每次都空手而归。
  大概是收家庭环境的影响,杨雨从小就性情暴躁,任性,花钱大手大脚。从小就学喝酒、打麻将,说假话骗人。后来上学,在学校经常打架。为这事,杨火龙可没少挨批。就连后来上大学,安排工作,都是杨火龙动用关系,花钱买来的。
  杨火龙经不起失妻的打击,再加上杨雨不争气,更加丧志,赌博成性。为了还债,他变卖了房产,车子,经常把杨雨关在破房子里。从小,杨雨就死恨这个父亲,羡慕别人都有一个关心孩子的妈妈。


  杨火龙入狱后,柳水鹰就打好了谱。
   “咱们搬家吧,迟早有一天,火龙会找上门来火拼的。”
   “刚建设不久的学校,往哪里办呀?”
  就这样,两人商量了三天三夜,最后决定:卖校搬迁。
  在区政府的协调下,他们将学校转给了别人。然后在城市偏远郊区买了房子,开班了一所全托幼儿园。
  柳霞也慢慢长大。自幼文静,不言不语。
  当柳霞记事的时候,就经常听到一些风言风语,都是说爸爸坏话的。直到长大点,她才真正认识了爸爸。
  柳水鹰虽然与季汝萍结为夫妻,实现了梦想。但是,对季汝萍的轻率行为一直耿耿于怀。在一次酒后终于吐出真言:
   “我入狱都是那个王八羔子搞的鬼!你就没点眼力,没等弄明白就与他搞到一块去了!我真是瞎眼了!”柳水鹰说。
  季汝萍也不示弱:“你还说,自己办事钻头不顾腚的,不会考虑仔细点,尽让人钻空子!”
  以后,就这样的吵闹经常发生。
  柳霞也在这样的环境中慢慢成长。
  后来,一件事情,让这个家庭改变了结局。
  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突然一帮蒙面黑衣壮汉闯入住舍,不分青红皂白,对准柳水鹰就是一顿毒打,当场,门牙掉了两颗,满脸是血。
  季汝萍大喊:“抢劫了,快来人呀!”
  文静的柳霞吓得小脸蜡黄,但庆幸的是,她还是悄悄打了“110”的电话。
  一会功夫,警察进来,三下五除二,把蒙面人和柳水鹰全家都带到派出所。
  不进派出所还好,一进来更是打得不可开交。
  抓住柳水鹰厮打的事一位女性,正在此等候。
   “柳水鹰,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我陪你玩了一年多,你说给我结婚的,你说话算个屁!”说完,“啪啪”两耳光打在柳水鹰脸上。
  季汝萍看的目瞪口呆。
  原来,柳水鹰由于复仇心切,在外面找了个小三。用季汝萍办学赚来的钱供养。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一来二往,被她老公发现了。这不,就找黑社会出气来了。至于刚才打人的女人,还真不是那个相好的。经警察询问,这女人叫花妹,在歌舞厅上班。一次与柳水鹰认识,成了舞伴。花妹称:被柳水鹰骗走了贰拾万。后来,柳水鹰证实:这是给她签约宝马车的,她让我出六十万,她就出二十万。果真,花妹为了得到八十万的宝马车,就拿出二十万给柳水鹰。
  季汝萍问:“你收了人家二十万,钱哪?”
  柳水鹰低着头说:“花完了。”
  说话间,花妹上来,对柳水鹰又是一阵厮打。
  从那件事情后,柳霞彻底改变了对爸爸的印象。从小就立志:一定要脱离这样的环境,考大学,远走高飞。在她十几岁的时候,柳水鹰越发执迷不悟,越陷越深。柳霞感觉有这样的父亲十分丢人,多次奉劝母亲与其离婚。季汝萍一直忍耐着。这些年,柳霞因为这个,没少跟母亲吵闹。后来,季汝萍终于下决心,与柳水鹰办理了离婚手续。柳霞也和柳水鹰断绝了父女关系。
  
  (四)
  以后的日子过得还算平静。一晃七八年又过去了。柳霞上了大学。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女儿,她如何不思念自己的儿子呢?自从杨火龙入狱后,季汝萍一次也没有见过儿子,是杨火龙不让认。后来打听到儿子杨雨也考上了大学,总算放下心来。柳霞呢,也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个一母同袍的哥哥。
  半年后,柳霞给妈妈打电话:
   “妈妈,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谈男朋友了。”
   “刚上大学,就谈男朋友,太早点了吧?”季汝萍说。
   “还早呀,人家大一的都生孩子啦!”
   “越说越离谱了!”
  柳霞告诉妈妈,她谈的男朋友是同城的,叫杨雨。他爸爸是大老板,舅舅还在政府当官哪!
  季汝萍听后如雷轰顶,劈头就是一句:“不靠谱!吹得太大了!”
  柳霞很生气:“以后,不给你说了!对牛弹琴!”
  又过了几个月,柳霞给妈妈又谈起男友的事:
   “我们确定关系了,准备十一结婚。”
  这次,季汝萍态度十分坚决:“不行,坚决不同意!”
   “为啥?你就是不疼我,不想让我过好日子,还像你一样龌龊。再不同意,我跟你断绝母女关系!”柳霞简直声嘶力竭了。
  无奈之下,季汝萍去找柳水鹰商量。不提这事不要紧,一提起女儿和前夫的儿子订婚,柳水鹰顿时惊呆了,口吐白味,浑身抽搐。送到医院检查结果:严重精神分裂症。因为柳水鹰老家在山西农村,身边没有近人,只有季汝萍把他送到精神病医院。
  这边还没清闲,女儿又来电话:“我们计划提前结婚,去东南亚旅游,快打十万块钱过来。”
  季汝萍说:“钱不成问题。就是这个男孩不行!你们不能结婚!”
  柳霞生气了,挂断了电话,再也接不通了。
  季汝萍心急如焚,想法找到杨雨的把爸爸商量。谁知,这时,杨火龙已经不是当年雄风林立的硬汉子了,早已面黄肌瘦,病入膏肓。季汝萍出于无奈,还是说出实情。他听后,就说了一句话“自作自受!”说完就转过身去,一句话没说。
  三天后,杨火龙因病去世。邻居找到了季汝萍。无论怎样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吗。季汝萍又是找单位领导,又是给杨雨打电话。杨雨的一句话,让四邻惊诧万分,杨雨在电话里说:“他不是我爸爸,我不管,你们看着办吧!”
  季汝萍只好出钱,请邻居和单位帮忙,办理了杨火龙的后事。
  
  (五)
  季汝萍多次给柳霞打电话就是不接。按照时间推算,他们应该是结过婚了。她只好发短信给女儿:“你爸爸住精神病院了,很严重,你看看他吧!毕竟你们是一血之脉呀!”
  柳霞回复说:“我才不管呢,都是你自己造的恶果,你自己分享吧!”不知道,自己的亲闺女,咋对妈妈记恨那么深。
  季汝萍看后十分气愤:这小妮子,不信,收拾不了你!看看还有没有王法。
  第二天,季汝萍就请了律师,一状告上法庭。不久,经过调查:杨雨和柳霞是异父同母的亲兄妹。判定结果就出来了:撤销柳霞、杨雨违法婚姻。
  一个月后,法院将判处结果转到学校。学校根据柳霞、杨雨违法结婚和遗弃父母而不尽义务的行为,给予除名处罚。
  经过学校和政府协商,柳霞和杨雨被遣送原籍。季汝萍帮助他们在农村承包了几十亩土地,靠劳动维持生计。
  杨雨和柳霞知道他俩是兄妹关系后,后愧莫及。虽然,杨雨也认了母亲,他们也时常来看望,但是,随着距离和时间的冲刷,他们之间的感情也越来越淡了。开始,兄妹俩起早贪黑,想着干出点名堂来。后来,听到很多闲言碎语,有时不堪入耳。再加上劳动的艰辛,他们终于受不了这种双重的煎熬,在一个夜晚,他俩偷偷来到野外山坡上,对着妈妈住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再一次选择了逃离。从此,杳无音讯。
  不久,柳水鹰也因病离世。自然还是季汝萍为他办了后事。
  季汝萍本来满怀希望,为孩子们创业先后投资三十多万。又转掉了幼儿园为柳水鹰治病。最后,人财两空。
  长期孤独的生活,季汝萍很快变老,满头白发。为了找到寄托,她把剩下的一点资本,投入到救助失学儿童和困难孤寡老人身上。她说:“自己一辈子,做过不少错事,也做过一些好事。只要良心不受谴责,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吧。总有人会理解的。”
  季汝萍的善举得到当地群众和政府的认可,在她六十岁时,还获得一枚“五一劳动奖章”呢。
  这时候,季汝萍已经一贫如洗,靠上街摆摊生活。
  后来,季汝萍身患风湿,不能走路。政府给她办了低保,还把她安排在社区老年公寓安度晚年。

 

 

 

【作者简介】

褚化冰,笔名:阳光柔剑,山东郓城人,供职菏泽市政府机关,退休后常驻青岛。

现为“中华散文网创作委员会” 副主席,“中国散文网”特约编审,中国诗歌学会、中国青年诗歌协会会员,菏泽市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当代诗歌大辞典》和《中国近代百年诗坛名家代表作》第一副主编,《诗中国》诗刊主编。

19791984年两次参加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中央军委授予“者阴山穿插作战一等功臣营”——营指挥员之一),多次立功受奖。

多年来一直酷爱文学创作。个人诗文散见于《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云南日报》《山东文学》《时代文学》《儿童文学》等各类报刊杂志近千篇。部分诗歌、散文分别收录于《2015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选》,2017第三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选》《新世纪新诗典》《当代实力诗人的崛起》《经典短诗·当代方阵》大型诗集等书籍,并多次获奖,其中荣获第二届“鑫云杯”全国文学大奖赛诗歌类一等奖,1--3届组织奖,荣获网络“先锋诗人”称号.荣获:2015“中国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 金 奖;2017第三届“中国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 金 奖近年来主编《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粹2015》、《中国当代诗歌选粹2015》、《青青子衿·中国当代爱情诗选》、《文韵流香·签约作家作品年选2016》,《九叶文丛》大型文学丛书《文笔荟萃》(副主编),《中国当代诗歌大辞典》和《中国近代百年诗坛名家代表作》(第一副主编),结集出版《浪淘沙——新世纪网络文坛优秀作家作品选》(副主编)等文学书籍十多部,以及《阳光情谷文学》网刊54期。出版个人诗集《那潮湿的眼神》一部。近几年先后编辑出版、发表文字400余万字。

    诗观:知人间疾苦,还生活夲源:扬中华正气,吟心韵诗篇。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13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张晓平 2017-11-29 17:42
悲催的结局,一篇现实意义极强的小说,但里面还有错别字,再斟酌就完美了!
引用 柳福文 2017-11-29 16:59
情节曲折,细节生动,人物性格鲜明,赞!
引用 龙五一 2017-11-27 10:26
背叛,还幻化出异彩,可见作者心底的那一片阳光。
引用 尹丽晶 2017-11-26 21:14
送上支持!
引用 阳光柔剑 2017-11-25 11:08
北大闲人井深: 好文章,于曲折中见韵味,于鲜明中见性情,学习、点赞!
先生说得好,还请多多指导。
引用 阳光柔剑 2017-11-25 11:07
米薇蓉: 短短的文章把这么混乱的关系弄得还蛮清楚。这代价啊,真大.......人性有时候并不高尚
感谢好友理解,我是才学习写小说,还不熟练,应该写一个长一些的,只是时间有限,就一下把所有事情都讲完了。就成了短篇。构思设计可以用了不少时间,开始自己也理不清呀。呵呵,写小说不容易的。
引用 阳光柔剑 2017-11-25 11:04
王华鹏: 点赞
你好,相互学习吧
引用 米薇蓉 2017-11-24 19:22
短短的文章把这么混乱的关系弄得还蛮清楚。这代价啊,真大.......人性有时候并不高尚
引用 王华鹏 2017-11-24 19:09
点赞
引用 阳光柔剑 2017-11-24 11:40
陈世才: 欣赏了!故事情节变化迭宕,矛盾突出,可以写成一部中篇。
好建议,静下心来继续努力
引用 北大闲人井深 2017-11-24 11:01
好文章,于曲折中见韵味,于鲜明中见性情,学习、点赞!
引用 陈世才 2017-11-24 09:10
欣赏了!故事情节变化迭宕,矛盾突出,可以写成一部中篇。
引用 阳光柔剑 2017-11-23 20:18
谭贯文: 情节曲折,人物性格鲜明。好小说。
感谢您的阅读留评!
引用 阳光柔剑 2017-11-23 20:18
九天雄鹰: 【特约编审评语】:小说有情节,有戏剧变化,有矛盾冲突,在一波三折的故事情节和跌宕起伏的人物命运中,把天不怕,地不怕的火龙和胆小怕事的水鹰,以及让二人都 ...
感谢九天雄鹰先生的精彩点评,辛苦哦!
引用 谭贯文 2017-11-23 19:04
情节曲折,人物性格鲜明。好小说。
引用 九天雄鹰 2017-11-23 14:59
【特约编审评语】:小说有情节,有戏剧变化,有矛盾冲突,在一波三折的故事情节和跌宕起伏的人物命运中,把天不怕,地不怕的火龙和胆小怕事的水鹰,以及让二人都神魂颠倒的汝萍刻画的淋漓尽致,在较大的时间跨度里,将不幸婚姻中的负面影响精彩形象地演绎出来。轻轻品读阳光先生的《背叛的异彩》,默默回忆我们青涩而又闪亮的少年时代,当年朦朦胧胧的情感仿佛又在眼前。一篇好小说,请朋友们阅读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16)